书友还读过

神级风水师
ios游戏下载平台

神级风水师
引导方向介绍

玄幻  |  宁茗

张萍弯下腰,透过窗抱着我的脖子,我脸上亲了一下,后摆摆手,说:“的拜。”我点点头张萍转身一蹦一跳进了天然气公司大。我看着她弹跳的部,叹了口气,心想:这么大的屁股路最好别跳,也不掉在地上。出租车机送我到单位大门,我付了车费从车下来,走进了办公楼,来到了自己的公室。进了办公室泡了一杯茶,然后着茶杯走到办公桌坐下,翻看案头的件。这些文件都是段日子积压下来的作,大部分都是上分发下来的文件,有一部分是本局需做的工作计划和工任务。现在来介绍绍我自己吧,我是海市财政局的常务局长,去年刚从市它职能部门调来任。一般公职人员最要混到四十多岁才可能混到常务副局的位置上,而且还资历高,能力强,重要的是后台硬。不到三十岁就当上本局的二把手,让数人咬碎钢牙,除羡慕嫉妒恨就只剩骂娘了。至今为止我仍然保持着本省一项纪录,那就是省最年轻的正处级部,那一年我才刚二十八岁,三十岁被调到了这个油水肥的衙门任职常务局长。在许多人看,我的晋升速度几是坐着火箭平步青。江海市几乎没有不怀疑我要么有非硬的后台,他们都口咬定,我要么省甚至是中央重点培的年轻干部,否则人升职一波三折,我的晋升之路几乎一路绿灯平步青云这样的晋升速度在人看来哪里是坐火,简直就是坐着飞腿导弹追星赶月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怀我有非常硬的后台这个怀疑没错,我确有非常硬的后台确切地说,不是后,而是我的出身,海这个地方就是当我爷爷那个整编师下来的,爷爷和父先后都担任过江海一号人物。江海是级市,是本省最大工业城市,矿产资丰富。老爷子虽然到省里面任职,却然兼着江海市的一,一般办公都在江,时不时也在省城扎一段时间。这样家都明白了,我们是江海第一世家,这样的背景,我不往上升也不行,因从我出生那一刻起肩负着这样的使命老爷子姓杨,而我姓唐,而且从初中我就没有和父亲一生活,我是在省城河市读的初中和高,大学在北京,因知道我们是父子关的人并不多。上初时我叫杨亮而不是在的唐亮,唐亮这名字是我上初三那母亲跳楼自杀后我于对老爷子的愤怒偷偷去公丨安丨局姓给改了。老爷子道后最初暴跳如雷提起皮带给我好一抽打,并扬言说我本事去公丨安丨局姓给改了,他更有事去给我改回来。爷子当时主管政法要做到这一点易如掌,可奇怪的是,件事老爷子一直没做,唐亮这个名字直被沿用到现在。来我问过他,他也给我解释。直到今,我才有点明白老子的用意,姜还是的辣啊,老爷子果老谋深算。其实我从政兴趣并不大,更醉心的是风月场以及经商做生意,的每一次晋升都与没有直接关系,因我从来没有找过他求升职,而是父亲幕后操控。因为我前担任的职务都没么实权,虽然我的升之路一直伴随着议,却没有引起别的足够重视,因此没有过于强烈的反,这些就是老爷子要的结果。老爷子经为我设计好了一康庄大道,只要我出大的问题,不犯法饶恕的错误,那的晋升之路会一直前发展,直到达到爷子能力范畴的顶。事实上,我的这履历里还遗漏了一分细节,我自己补进来,让大家更好了解并认识我这个的本质。我当时报时第一志愿填写的法律,后来在读法时发现还需要了解济学,于是我又选了一个金融经济学业,因为选修了双位,我的大学上了年,拿到了两个学,相当于硕士毕业我人生前三十年最彩的部分发生在我大三的那一年,这事直到现在我还时回想起,认为那次完全证明了自己经的天赋。那年我开把我有限的生活费成四部分,一部分用,一部分用来做妞经费,一部分用积攒做第一笔生意启动资金,剩余的头用来零花。我不富二代,所以我能霍的零花钱比较有。老爷子每年会给一笔钱,随着我年的增长这笔钱数额会增长,这笔钱我己随意支配,一般些钱我都花不完,年底还能剩点。虽我不推崇花钱交女友,但谈恋爱都是花钱的,因此我的费预算里总有一部是专门用作经费。所以有一笔专用经,是因为我比同龄更加早熟。那年我满十六岁,萍姐家省城滨河市,那年十八岁。萍姐二十就结了婚,所谓七之痒,结婚第七年和老公闹起了离婚两人关系搞得很僵特意跑到江海市散,住在我家里。老子因为工作忙没时照顾我,便委托她顾我,平时给我做饭洗洗衣服,顺便盯着我复习功课。天午后,我踢完球来,头上身上都是,一进门就一头扎卫生间准备洗个凉澡。里面传来水流,但门却没有关,随手推开门走进茅间就愣住了,吃惊看到萍姐正在洗澡萍姐看到我贸然闯来也吓了一跳,就么傻愣愣地看着我我的喉咙一阵干燥咽下一口唾沫,我:“萍姐……”萍也回过神来了,脸扑扑地说:“你跑来干什么呀,快出,羞死人了。”我脸也通红,逃命似跑了出去。虽然当刚满十六岁,但男之事我也略懂一点而且我隐约知道,姐和老爷子关系似有些不正常,但这萍姐来我家小住,爷子却待她有点冷,每天晚上都不怎回家住。萍姐的脸也挂着幽怨之色,我面前对老爷子也有微词。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我心理和生理慢慢都复下来,这时却传敲门声。萍姐未等应声,穿着浴袍就来门走了进来。萍的表情看起来很平,似乎已经忘记了才的事情。她看着轻笑了一声,身上发着沐浴液和洗发的香味,说:“小,我洗完了,你去吧。”我心里却还有点害怕,磕磕巴说:“对不起萍姐我……我不是……意的。”萍姐笑了,温柔地说:“姐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并没有怪你呀。好,别想啦,快去洗啦。”我心里想,不怪我才怪呢,说定还会在老爷子面告我一状,我可是口莫辩啊。我不放地问:“求你了萍,你千万别告诉我。”萍姐大大方方说:“怎么会呢,一个家里住这种尴的事难免会发生的再说了,看见了就见了,又不会损失么。”我抬起头时到萍姐好看的脸蛋我的心神再次一荡

三生镇魂曲
特色功能演示

    三生镇魂曲
    免费下载

    玄幻  |  蓉亭

    “啧啧……”秦书凯落地之,拍了拍手掌,对张少嘿嘿笑,说:“这回得四千住院啊!你又亏了!”长头发和少很是不淡定,这个秦书凯身手实在犀利,好不容易请两个武校的教练,娘的,被撂断了胳膊不说,还给踢翻。两个打手倒下了,自己还什么谈判的资本?长头发手的香烟哆嗦了下。柳橙既兴又紧张,这一架打的实在太瘾了。看来这个秦书凯对于己还是有作用的,就是要看这个男人究竟还有什么本事张少肯定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就说,秦大全,你的人不,是不是该你出手了,你当可是说一定要教训这个小子。秦书凯就说,张少,赶紧吧,我不想惹事。这是他的里话,虽然这个柳橙说会保他,可是那天这个女人生气,到时候不是自己很是被动自己没有资本和这些人整天来斗去的。秦大全原本就是个无赖,他和这个张东山不是为了骗点钱花花,平时到边吃拿卡要,还远远没到非拼命的地步,开始就抱着借这件事讹诈点钱财的念头,到秦书凯这么说,以为这小怂了,冷笑道:“呦,看不你他妈说话还懂得什么不想事,已经把我的人打了,老是不会放过你的!”秦书凯来确实不想惹事,听到这样很是不屑,他微笑道:“人已经打了,你还想如何?”大全一听这话就恼了:“你妈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扬蒲扇大小的手掌向秦书凯猛抽了过去,他是动了真怒,来点真格的,这小子不知道害。秦书凯看到秦大全出手而且摆明了要扇自己的耳光士可杀不可辱迎了上去,一就抓住了秦大全右手的脉门两人身高相仿,不过秦书凯对瘦弱一些,秦大全本来以自己吃定了秦书凯,却想不对手的五指如同铁钳一般抓了他的手腕,稍一用力,秦全半边身子都变得酥麻无比他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眼的这个穷小子并非表面看上那么文弱。秦书凯冷笑道:不要逼人太甚!”秦大全只着他的五指越来越紧,自己手腕骨骼几乎就要被他捏碎诧异于秦书凯强大力量的同,内心也感到有些害怕,苦脸挤出一个笑容:“可能是会……”“误会就滚蛋!”大全失败后,秦书凯走到了东山前面,伸手就是一个耳,只听见啪的一声响,张东的脸上满是吃惊,上次被打经很苦恼,想不到今天又是打了耳光。“你他妈敢打老!”秦书凯又是一个耳光,然和这个小子有了仇,那么机会就要多多的打,不打也仇人,打也是仇人,如果把个小子打怕了,他也就不敢找自己的麻烦了。脸上的疼让张东山不敢在说话。秦书很是不屑的说,滚,如果以让我看到你,遇到一次打一,知道你看到老子绕道走。东山看到秦书凯如此的厉害不敢说什么,看着秦书凯,惊胆寒的走了,等到几个人远后,柳橙很是高兴的说,秦,很好。秦书凯很是无奈说,柳姐 ,仇人我是结下了,你这个保镖做的也很困难,要不……柳橙很是不高兴问,秦书凯,你是不是想反你的承诺。说着,很是暧昧撞了撞秦书凯的身体。女人体撞击的感觉,让秦书凯飘起来。心里想,***,真***舒服。秦书凯那儿经得住这样的骚扰,心里很是激动赶紧回答说,柳姐,我很是意保护你。柳橙很是满意的兴说,这还差不多,走吧。到宿舍,因为发生了张东山样的事情,到了宿舍区,各回到自己的宿舍。秦书凯到宿舍,李成万早就回来,如量怪物一样,过来问,秦书,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是不和那个美女约会去了,看来最近的女人指数很好嘛。秦凯很是不屑的说,不要胡说我没有你的本事,整天抱着人日来日去的,不过我劝你节省点,不要把自己给弄阳了。李成万笑着说,我现在棒,最近每天晚上那是梅开度啊。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说就你这样的德行,还梅开三,别人吹牛b可以,你就不要吹了,那么点大的东西如小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小的家伙。李成万的家伙确实小。李成万很是生气的说,***,你那个大,如驴吊一样大有什么用,还不是每天晚自己解决,老子的小,那是小精悍,女人就是喜欢,真***不识货。秦书凯说,我***是男人,不需要识货,你这句话还是对你老婆说吧两人闹了一会儿,李成万竟提到了挂职的事情,,李成说,秦书凯,我知道你是没关系的人,这次下去挂职是机会,如果下去,说不定哪就提拔了,这毕竟是一个好会啊,有追求的大男人,肯不会轻易的放过。秦书凯很不屑的说,自己没有他的那官迷,还是先考虑成家,至是什么事业以后再说,所以本就不想去什么挂职。李成很是不屑的说,秦书凯,大人考虑的就是征服整个世界小男人才考虑家庭和女人。男人征服了世界,就拥有了数的女人,小男人征服了女,最终会受制于女人,兄弟醒来吧。秦书凯很是不屑的,***,老子愿意做小男人。李成万就骂道,典型的不器的东西,难怪下面的家伙那么大,整天想的就是那点事,所以到现在光棍也是正。李成万后来介绍说,按照委当时的分配名额,农业局就个挂职名额,主动报名的然有个人,李成万就是主动名的人之一。面对这么多人单位领导很难决定究竟谁去这个时候关系就显得很重要没有关系想都不要想

    宋朝崛起记
    可以选择吗

    宋朝崛起记
    最新V10.1版

    玄幻  |  怡澜

    “啪”!什么西落在地上碎了,在寂静的色里显得分外惊悸。“笨蛋你不会打开灯?”郑焰红吓一跳,回身一原来赵慎三手脚乱之间又加屋里昏暗,居把杯子碰到地摔碎了,就没气的训斥道。哦哦哦!我是蛋!对不起对起!”赵慎三紧打开了灯,忙的先倒了杯送到郑焰红手,然后赶紧走门口轻车熟路找到了他每天上都使用的笤簸萁,把地上碎玻璃扫干净,然后低着头子一般挪到郑红跟前等候发。郑焰红仔细审视着这个男,此刻他已经全没有了刚刚她身上的凶狠一米七八的大子却跟孩子一胆怯,两只手着衣服角头都敢抬起来,她了看他冒着青茬的下巴,又了看他兀自湿一大片的胯间裤子,不知怎,觉得怪有意的,居然连恐他一番的决心动摇了!“小,你为什么这晚还没有回家?又为什么到办公室来呢?有,我记得我门了,你怎么来了?”郑焰慢慢的喝着水和下了语气,冷冷拖长了声问道。“蒋主今天晚上岳母生日,说您中喝酒了在办公休息,让我等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见您出来,不心就拿着办公的备用钥匙打门进来了,谁……呃……郑任,我……我死,我刚才等的时候喝了好啤酒,所以喝了……可您…您刚刚在床上么着……而且的头发披着那妩媚,身子又那么白,那样是那么漂亮啊我哪里忍得住就犯了混……求您放过我吧…”赵慎三先老老实实的交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下的罪过,登吓得跪倒在郑红的膝盖下,着哭腔语无伦的哀求道。郑红用冷冽的眼跟赵慎三对视,看着对方的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于躲闪的低了去,她第一次么近距离的盯一个下属看,天才发现这个伙子居然长得帅的,又猛然起刚刚他那粗的本钱,心里禁一荡,想到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出来,自然更对他提不起恨了!但是,她白今天如果不住他,日后如他胆大起来,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但因为特殊家庭背景,早是一个领导干了,自然明白如何给对方造压力,于是,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赵慎压制的跪在那,肩头越缩越了。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就威严的说:“小赵,把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赵慎三小哈巴一般抬头看着,又回头看到身后的茶几上着的手机,就紧抓在手里递了她,可怜兮的看着她,她接着说道:“要打抓走你!“不!”赵慎的脸登时惨白,他死死地抓郑主任的手,她的手机也合手心里,苦苦求道:“千万要啊!郑主任我父母年纪都了,我是他们一的儿子跟唯的希望,而且女儿还小,如我以这个罪名抓了,这辈子们可就都毁了!求您千万发慈悲放过我这次吧!我刚刚在是看您看可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啊!”郑焰红他出着汗的大抓住了手,心不禁又是一阵跳,居然也不开他,就冷着继续说道:“么你说该怎么?我刚刚醉的省人事,你欺了我,难道我该惩罚你吗?赵慎三心里已恐慌的失去了考能力,只是个劲的只顾求,郑焰红最后顺水推舟的说:“哼!要想的父母跟孩子跟着你丢人,把今天这件事我忘了,把嘴给我闭的紧紧,能做到吗?赵慎三一听主好似要网开一了,立刻赌咒誓的,恨不得大天都给许下,终于,郑主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么大个子跪在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洗洗脸,安排送我回家!”为教委办公室任蒋海波不会车,而他办私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多的赵慎三学了开车考了驾,平常把他当人司机使用,以此刻派上了场,他赶紧屁屁颠的伺候着主任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委大院。郑焰主任舒舒服服坐在后座上,着小赵紧张的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的开着车,她松懈的微闭上眼睛。很奇怪是,以往醉后来,每次都是疼欲裂,恨不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浑身舒泰,头恰到好处的微带着些舒服的晕,仿佛刚刚了一个出了一汗的温泉浴,身的疲乏荡然存了!猛然间被赵慎三按在子边上狠狠地撞时那种滋味一次回到她的海里,她的浑居然有一次触一般酥麻了一,嘴里居然忍住溢出一声舒的低吟,睁开媚眼如丝的看赵慎三。但那可怜的小赵却旧头也不敢回对女主任对他意淫毫无察觉到了郑主任家小区,在楼洞口,赵慎三停车,赶紧先下走到郑主任坐车门跟前,拉车门替她挡着面,毕恭毕敬说道:“郑主,您请下车。郑焰红却腿没先伸出一只手,赵慎三愣怔一下才意识到主任这是要他着她!这一下把他受宠若惊不轻,但还是敢确定,就试的把手伸了过,谁知郑主任一把抓住了他大手,然后才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他手的意思,就只好跟着她直把她送到电口,看着她上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气,伸手把额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车上飞驰而去。不提赵慎三家之后如何对婆把他赶到客睡的惩罚甘之饴,因为他的需要一个人独冷静一下,又如何忐忑不安一夜未眠,单第二天上班之,他就顶着熬熊猫一般的双又准时的出现办公室里了。次拎着钥匙去开了郑主任的公室,擦拭着张他往日看着得那么高高在的桌子,心里在惶恐之余有沾沾自喜,想就是这么个威的地方,他赵三却把一个那威严的主任给上去**!虽然心底暗暗自鸣意,但当他发桌子边上居然留着他罪恶的液,空气里也发着他的腥膻,还是吓了一冷汗,赶紧忙迭的擦干净了又抓起桌上的气清新剂喷了下。这下屋里然暧昧的味道有了,但他心却越发的不安来,也不知道天晚上郑主任说放过了他,后却会不会利权力给他小鞋?“小赵,你么还没有收拾啊?赶紧出去郑主任已经上,马上就要来!”身后传来个人的说话声他吓得一抖索赶紧转过身,看到蒋海波主正探进来一个亮的脑门子,高兴的看着他“哦哦,马上好了!”赵慎赶紧答应着跑了郑主任的办室,刚走到走里,就看到居穿了一条很得的裙子,而且似没有盘头发郑主任迎面走过来,他那里细看,脸“腾的就红了,两垂下来把整个子都贴在墙壁,嘟囔了一声“郑主任早。

    山河娇娇
    介绍指导

    山河娇娇
    是什么东西

    玄幻  |  涩悠

    赵大海说,张富贵本人庭没有大的背景,他的象家庭可是厚重的,对的父亲是现在的市委常,有此关系,不过几年个小子就会飞黄腾达,码头镇是镀金的,如果了什么问题,镀不好金县领导面子上难堪,肯要追究一部分人,那么照光的乡镇丨党丨委书也就不要混了。姜照光了赵大海的汇报,虽然时是夏天,后背还是冷的。原来有这么一个大景的人在自己的乡镇,然不知道,难怪县委常组织部长为了一个队长自到乡镇来,那是有目的。那天,姜照光想了久,后来对赵大海吩咐,张富贵岳父的事任何不能说,不过要做好张贵联系村领导的思想工,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得罪张富贵,否则,就不想干了。至于乡里的般领导,就不要说这件,但是你要在后面时刻注动态,如果有人对张贵不尊敬什么的,立即我汇报。张富贵是大树要靠不能得罪。上午姜光在县委副书记办公室起拜访市财政局领导的候,苦恼没有得力的人去了不一定起到效果。照光就想到了张富贵,县委副书记推荐说,自的乡镇有一个人是最合人选,由他带着前往,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县委副书记就问,这人是谁?姜照光就把张贵的背景说了,说是市常委的女婿,去了那就市委常委前往,谁都会面子的。县委副书记听,很感兴趣,说有这么个人,一定要利用好。照光按照县委副书记的示,回到乡镇,就找张贵谈这件事。张富贵正着和刘小娟的约会,想紧结束话题,尽快回到小娟哪儿,好好享受这女人。就回答说“既然记吩咐了,肯定要执行什么时候出发,听你的挥!”张富贵很爽快的应了姜照光。姜照光后又和张富贵谈了别的事一直到点多钟。张富贵是就到食堂吃点饭,补点能量,要想尽力在女身上冲刺,没有能量也不行的。饭后,到宿舍了一会,等到天已经很了,才从宿舍出来。刚门不久,张富贵就接到书凯的电话。秦书凯在话里说的事,让性意昂的张富贵吓了一跳。秦凯说,张处长,你出去久就看到吴龙在跟着出,我就特意出门注意了会,发现吴龙一直在跟你,你不管到哪儿,一要小心。张富贵挂了电,想了一会,就很特意走的很快,就发现后面狗一样跟着的吴龙。想如果不是秦书凯留个心,提醒自己,说不定就吴龙这个小子抓个和女进出的场面,到了黄河场附近的时候就下去消在人群中,观察着吴龙看到吴龙如狗一样到处找的样子,张富贵很生,想不到吴龙真的是这的一个人,以前听秦书说的时候,也确实把这事放在心上,但后来想一个在官场混的人,知官场起码的规矩,这样就为人不齿,今天你能踪张富贵,说不定明天能跟踪单位的局长,以就能跟踪县长县委书记有此劣性,不管哪个领都不会重用的,因为领也是人,也有有这样那的错误,把这种心理阴,爱好窥探个人**的人放在身边,就等于身边个丨炸丨药包在身边。富贵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事,点到为止,给吴龙个台阶,他也会到此为的。如果,过分的处理把脸撕开,只会带来过的结果,做人不一定要脸撕开来斗,暗斗才是高的境界。温和的背后往往是刀子。张富贵很单的把吴龙打发走,才偷的到了刘小娟那儿。小娟正在客厅看电视,到张富贵进来迎接上去温柔的接过张富贵的外,小声的问:“什么事怎么到现在?”刘小娟着几乎透明睡衣,乳白的胸罩清晰的映入张富的眼睛,丰腴而不肥胖身体随着走动不经意的摆,显得身材玲珑有致,看上去让人着迷。看如此的美人,张富贵心的**早已挑起,于是把刘小娟紧紧抱住,没有一句话,任何话语都是余的,行动代表一切。来,两个人洗洗过后,在床上,张富贵就说了的比较迟的原因,说自现在一直在想如何妥善处理吴龙的事,要让他了亏而且无法说出来,才是自己要的最高境界刘小娟就说,不要为了个小的人物而把自己的途搭进去,那是因小失,所谓得罪君子不得罪人就是这个道理,把握这个原则,做什么都可,至于说怎么斗,你会理好的。张富贵在以后很长时间,一直在考虑何处理吴龙的事。时间的很快,转眼就到了月,各单位都是忙着总结彰的时候,挂职人员也例外,按照市委和县委统一安排,要求各个官干部将扶持联系村的情汇报到县委组织部,同由所在乡镇和挂职干部同推荐优秀的挂职干部进行表彰。一个下午,政府的小会议室,个挂干部和镇丨党丨委书记照光、副镇长刘小娟等围桌而坐,正在商讨优挂职人员的评选工作。照光自从知道张富贵的细后,都是尽量的巴结富贵,每次镇里的重要待都会请张富贵参与,积极地给来宾介绍和吹张富贵,说这是市里的导,对镇里的贡献非常。让张富贵知道镇里对是很欢迎的,也是很重的。所以,对挂职干部任何事都是积极地放手让张富贵全盘处理。姜光也知道刘大明和张富之间的矛盾,每次刘大向姜照光汇报问题的时,都是很热情的接待,着很有耐心的听完,然都是摸着头发说,镇里情很多,作为一把手很,至于挂职干部的事,里是刘小娟副镇长具体责,组织部还明确一个富贵为队长专门负责,什么事可向他们说,他会为你服务的。一次,大明也向姜照光汇报张贵和刘小娟的事,说有看到他们**的事,作为镇丨党丨委书记一定要督,否则,出了问题那影响整个镇里的形象。大明现在无法理解姜照到底想什么,把握不住导的脉搏,也就没有影力。做官成精的姜照光说,这件事很严重,老,你千万不能乱说,当人弄不好是要受到严重分的。后来,话题一转,老刘,反映两个人**的事有证据吗?刘大明就说,有两个人看到乱搞场面,姜书记可以去问吴龙和秦书凯,那是很的人证。姜照光就说,刘,两个小伙子能给你明,能证明这件事,肯不会。所以没有证据就要乱说,那是影响一个政治前途的大事,没有据我就不好干涉,八小之内,是我管理的干部个人的事,八小时之外不好管了。对刘小娟这漂亮的女人,是男人都有想法,都想赚点便宜作为男人的姜照光也想,但是知道那是带刺的瑰,是千万不能碰的,罪了副县长那是得不偿,说不定丢官卸甲,男一旦没有了官就什么都有了

    山间有座暮离斋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山间有座暮离斋
    活动推荐

    玄幻  |  白莹

    但肖媛媛并不敢给我看账本甚至都不敢说。只是告诉我公司的人现在都被许琴给糊住,对我非常不利。她让我紧离婚,净身出户,什么都要,而且越快越好。她眼神间的闪躲,让我意识到事情简单。我不再为难她,毕竟还要在这工作,养家糊口。直接去找杨瑞,在走廊上就见许琴在那耀武扬威地训斥新员工,老板娘派头十足。琴见到我,秒变小白花,护肚子,蹙着眉头,“林姐姐都是我的错,你别再伤害杨了,他胳膊到现在还是青紫片!您现在又带一个男人来要打就打我吧!”一边说着一边还害怕地看着我身后的人。戏精!“我竟不知现在龙公司是你当家!这是当我存在吗?”当初注册这家公,我可是占了百分之四十的份。我走过许琴身边,直接她挤到边上去,有本事现在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个肚疼!让大家都看看,她跟杨珠胎暗结。杨瑞听到动静,我拉到办公室里,跟以前一,先是训斥我一番。只可惜在的我不会这样逆来顺受。给我一百万,我们离婚,好你那儿子光明正大。否则,将你以次充好的事捅给所有合作伙伴!”我盯着他的脸曾经的最爱,忍不住犯恶心看我泛酸的样子,杨瑞脱口出,“贱人!”呵呵,我贱的确挺犯贱!我坐在沙发上就看他给不给,这钱我必须拿到手,去给我爸做手术。瑞又开始跟上次一样地威胁,将渣男形象发扬光大。“果我爸出事,我跟你同归于,你最好相信我说到做到!我将茶几上的茶壶直接摔在上,四分五裂。他有些发愣看着发飙的我,这是第一次在我的再三逼问下,他犹犹豫地说出了实话,公司现在万的流动资金都没有,下个员工工资都不知道用什么发钱都被他拿去给他妈买房子也就是说,我现在逼不出来何钱。我逼着他立刻卖房子卖车。杨瑞反正就在那装死不管我说啥,他就是没钱。是要逼得我走投无路吗?我魂落魄地走在阳城的大街上找不到一个帮忙的人!直接上了前方的人,我本能地说对不起!“林小姐,总是习撞上我吗?”庄逸阳戏谑地,伸出手揉着我头发,自然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我整身体立刻绷直,有些不爽地开他,“放开,你是我的谁”“我是这小东西他爸!”逸阳冷冷地指着我的肚子,乎刚刚片刻柔情根本就没有在过。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初杨瑞觊觎我的设计方案,在庄逸阳完全是觊觎我肚子的娃。“庄总,请自重!我肚子跟你可没有半点关系,便请你不要再派人保护我,用不起!”我后面跟着个男,我怎么回临城?也不知道怎么训练出来的员工,跟一就一句话!本以为甩掉他,跟鬼魅一样如影随形。庄逸用手捏着我下巴,“你如果打掉这孩子,我要你生不如!”我挣脱不开,“这孩子你无关,我的父亲现在躺在术床等我救命,你懂吗?你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这些天的委屈,让我不管不地在大街上冲着庄逸阳大吼来。擦着眼泪,这孩子难道就不心疼吗?昨天晚上几乎夜未眠,想的就是这孩子的留!只能舍弃,救我的父亲孩子我准备做掉,还会去管子的父亲吗?我现在已经生如死,还怕吗?我无畏无惧盯着庄逸阳的眼睛,作为阳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会缺给他生娃的人吗?最终他败我的眼神下,拉着我上车,个地方谈。“留下这孩子,父亲的事,我解决,你婚姻事,我解决!”庄逸阳靠在发上,揉着太阳穴,显得有疲倦跟烦心,让我不由地心一下。他对这孩子的重视,甩一张支票让打掉,让我心舒服些。但是我家的事与他关,再说这孩子生下来,就他抱走,我怎么活下去?“谢,但是我不卖孩子!”我绝这样的交易,让这孩子将叫别人妈妈,我做不到。庄阳指着大门,让我离开,不意再谈下去。别墅区,根本打不到车子,我不愿回去,后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打到一车,精疲力尽。我妈又打电来催,催我回去,医生等着排手术。二十万就如一根稻压垮我,现在只是开始,整治愈需要五十万。这钱我到上哪才能弄到?只能先回去找医生商量商量手术延迟,再想办法筹钱。回到医院,到我妈,看着她满脸着急,样的话,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说出口。谁知道,我妈一把住我,“雯雯,医生说你的检报告不合格,要等你嗓子症消了再手术,你感冒了吗”体检不合格?嗓子发炎?嗓子发炎了吗?这个影响手吗?推迟好,推迟好!一瞬我都没有反应过来,真是瞌来了有人送枕头。“不过这怎么不是杨瑞打来的,反而一个姓庄的人打过来的。你次在电话里跟杨瑞吵着闹离,究竟怎么回事?”我妈这到位了,就开始审问我当时事情。到现在为止,我还没将实话跟我妈说,让她误解跟杨瑞是因为钱吵架。庄逸还是插手这件事,看来医生的话,也是他安排的呢?我抚好妈,就直接打电话质问,为什么替我做决定?这是威胁我,如果不答应留下孩,就不给我爸做手术吗?可本来就是无法两全的事情,能二选一,我选择我爸!庄阳却给我多了一个选择,如在十天内,他找不到跟我爸配的肝源,那就不阻止我割救父。那手术的钱就当是我流的补偿。如果找到肝源,我就必须要按照合同生下孩,并且交给他抚养。我同意话,随时就可以签合同。病里,我妈在照顾我爸,看着们相依为命,作为女儿,我么能让这个家散?所以,我有同意庄逸阳这一条路。我求跟他面谈,他似乎很忙,我看合同的空档,还用电脑理了几个问题。孩子能够有样的父亲,未来一定是无限明,比跟着我要好太多!我感谢孩子,如果没有他的存,还真没办法救我爸,所以得让孩子活下来。我提出三要求,第一,如果找到肝源我要为孩子哺乳三个月,此就不要让孩子知道我的存在第二,庄逸阳不得要求或者涉我的生活。第三,帮我取该得的利益,并且让杨瑞付代价。听完我的话,他笑了然后点头,完全同意。除此外,他还额外补贴我五百万并且找最好的专家,为我爸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