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他生永不落红尘
客户端可靠

他生永不落红尘
APP特色

玄幻  |  易烟

已经早早就到了的帅看见她们母女俩来,马上从座位上起来跟她们招手。郝,生日快乐!给这是我和你前妻给选的生日礼物。菲走近后一边说着,把手里的东西交给郝帅。能一起吃顿我就知足了,还买么礼物啊!不过还要谢谢你们啊。女没有喊自己爸,喊己老郝,郝帅并不意。因为从小菲菲学着罗笑笑这样叫,他已经习惯了。女儿没有说我妈而讲你前妻,让郝帅里多少有点不舒服他知道女儿的心中是对自己心存怨恨想到这里,他马上好道:快半年没见了,我女儿又长高不少,已经是大姑了!老爸给你点了最喜欢吃的波士顿虾面。看看你们娘还喜欢吃些什么?帅说着就把两份菜递到了女儿菲菲和笑笑的面前。哎,说老郝,今天这么要的日子,你美国娇妻怎么没来啊?菲一边看着菜单一故意头也不抬地问帅。她回美国去陪父母过新年去了,没回来。听郝帅这说,菲菲才把头抬来,盯着郝帅的脸过了片刻才又说道我就说嘛,老郝你天怎么会吃了豹子突然敢很爷们的请自己的亲女儿和你前妻共进晚餐,而还是生日晚餐,原如此啊!菲菲,怎跟你爸爸说话呢?直没有吭声的罗笑用手捅了一下女儿我爸他就喜欢受虐他爱听着呢。是吧郝?是是是。郝帅鸡叨碎米似的点头一副感激涕零的表。老郝,你能不能点出息?面对罗笑的问话,郝帅笑嘻地回道:在我女儿伶牙俐齿面前,我辈子都出息不了了也不想出息了。从餐开胃菜开始,头波士顿龙虾面、二烤什锦海鲜、蔬菜拉、水果拼盘一直最后的甜品,菲菲饱了,又喝了一口,然后拿起餐巾擦擦嘴,对罗笑笑和帅说:你们俩也很没有见了,今天机难得,好好聊聊,旧情复燃就行。我,也吃饱喝得了,人,去商场溜达溜,消消食儿。你们完事了呼我一下。菲说完刚起身想走郝帅叫住了她。郝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打开后,抽出一张行卡交给了菲菲。儿,拿着。看见啥欢的自己去刷,密是你生日后六位。嘞。老郝你真仗义够局气!菲菲说着拿着郝帅的银行卡走出了餐厅。你用着像从前一样惯着,她都这么大了,是小孩儿了。罗笑抱怨道。甭管多大就算是她八十岁,了姥姥奶奶,只要还没死,在我的眼,她就永远都是个子。望着菲菲远去身影,郝帅由衷地道。哎,老郝,刚咱们闺女在,我不便问你,怎么回事和胡素素,是不是矛盾了?你过生日总要回来陪陪你才啊!嗨!别提了。起她,我现在这肠都悔青了。我们俩在准备办理离婚。帅把手里的餐后柠酒一饮而尽后说道怎么会闹成这样?们俩刚刚过了才二,可能彼此还不是适应,估计磨合磨就好了。咱们俩当刚结婚的头几年,也是总吵嘛。罗笑好心地劝道。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在女儿不在身边,就跟你实话实说吧我跟你离婚娶她都她一手逼的,一手划的。她已经不是来我认识的那个胡素了,她变得太可了。她那次回国,际上真正的目的并是要和我重温旧梦而是想窃取我主导我们科室那个中药射液抗癌新药的全科研资料,然后要给日本人。啊!被盗走了没有?听郝这样说,罗笑笑一子紧张的不得了。有,辛亏我发现的时,不然真的后果堪设想。郝帅的话罗笑笑长松了一口。她知道,郝帅的个中药注射液抗癌药已经研究十多年,二年前就已经进了临床三期,特别在胰腺癌的治疗方,效果非常突出,旦面市广泛地应用临床,那么对中药治疗癌症方面将是有里程碑的意义。是怎么逼迫你和我婚的?你又怎么发她要窃取你的科研料打算卖给日本人呢?罗笑笑急切地。咳,说出来丢人那次我们高中同学会,就是她最先张的。现在想起来她时就是早有预谋。次聚会的前一周,北京高中一个还有系的男同学老高,是你曾见过的又高胖说话有点结巴的位,高兴,对,叫兴,他跟我说要组高中的同班同学聚,而且胡素素也要意从美国赶回来了我一想大部分同学二十多年没有见面,那不后来就跟你了假,跑了一趟苏跟他们聚了一次。帅顿了一下,接着道:那天晚上我的没少喝。前来聚会同学都知道我和胡素曾经好过,散席就起哄让我送胡素回酒店的房间。我时也没多想,就答了。回到酒店的房里,喝了杯胡素素我沏的茶水之后,就迷迷糊糊地被她到床上,然后便什也不记得了。早上我醒来,头昏沉沉,发现我一丝不挂和也没穿任何衣服胡素素躺在了一起原来我是头天晚上她下了迷幻*。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可是罗笑笑听这里,还是气得手由得握的紧紧的,暗直咬牙。她真恨得上去狠狠地掐一眼前的这个窝囊废来,喝口酒,接着。罗笑笑把自己面没有碰过的柠檬酒到郝帅的手里,笑说道。后来,胡素就拿着那天晚上用手机拍的我和她的上裸照,不停地威我纠缠我,非要让和你离婚跟她结婚说如果我不答应,就去我们医院告我到我们高中同学中发我,说我那天晚**了她。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有答应。她后来狗急跳墙自跑到你的美容整医院来找你闹。后的事情你也都知道。那你当初为什么和我说清楚,说你被她设计陷害的?笑笑有些悲愤地问。当时那种情况,说你信吗?那天晚我回到家里,看见把家里的电视机都烂了,醉的一塌糊的样子,我就知道情不可挽回了。咳现在想起来咱俩一好好的家,说没就了,而且走到现在一步,都怪我。现说啥都没用了。说这里,郝帅痛苦地手把头抱住,不吭了。老郝,你别不话呀!那后来呢?是怎么发现她居心良的?罗笑笑伸手开郝帅抱着头的手道。原来二年前,次胡素素来到罗笑美容整形医院大闹第二天,郝帅就净出户灰溜溜地搬回东华门他父亲去世留下来的那套老房。第三天他就被罗笑喊去朝阳区民政办理了离婚手续。然了,第一步计划逞的胡素素,很快从长富宫饭店搬了来,和郝帅堂而皇地住到了一起

灵气复苏超能游戏者
客户端下载

灵气复苏超能游戏者
日志计划

玄幻  |  安小茶

“秦书凯,你这头猪怎么到现在,快到普宾馆来!”“到宾馆”秦书凯心里一喜,会我到宾馆,难道是房间,靠,那是太幸的事情了,对于这样女人,上去能做一次那是***太幸福了。“是,房间!”等到信后,秦书凯随即就到柳橙美好的身材,细的腰,大大的屁股抱着这样的细腰丰臀做上一次,那就是神,哈哈,好事轮到本爷了。秦书凯急匆匆到了宾馆,到了房间附近就听到里面传来话的声音,***,柳橙让自己过来放炮,道还有其他的人,自可是过来抱着身体享的,如果还有其他的,不是干扰好事?很疑惑的推开房门,迎看到的就是看到很不善的目光,一个看上多岁的男人很是冷淡问,你是秦书凯?秦凯点了点说,我是,是?说着,把里面的个人看了一遍,柳橙在两位岁数看起来大点的人前面,低着头似乎被教训了一通,惑的时候,多岁的男对秦书凯说,小秦,和我到外面说话吧。橙看着秦书凯想说什,对面的老妇女说话,她说,柳橙,你不想捣乱,让你姐夫和书凯好好的谈谈。柳眼睛复杂的坐了下来秦书凯只能跟着柳橙姐夫走出了房间,到走到的尽头,在走到黄的灯光下,仔细的量了秦书凯,看着疑的秦书凯开门见山的,我是市委办综合处,今天来找你主要是件私事谈谈。说吧,上自己的名片。秦书看了一眼,来人姓穆市委办综合一处处长穆处长说,自己对秦凯是久闻其名,今天见真人,知道说的不,真是一个帅哥,对孩子绝对有杀伤了,怪柳橙不能控制自己秦书凯听出来人对自不是很有礼貌,说到橙,不知道此人和柳有什么关系。也就很僚的说,穆处长等人门到这里,不是为了奖我吧,有什么事需吩咐的,尽管说,我人喜欢直来直去,不欢拐弯抹角。秦书凯不管你是谁,我也没巴结的必要,我和柳也没有什么大关系,得着这样的和老子说。穆处长这个时候就了来意,说自己是柳的姐夫,最近家里看柳橙生活有点不正常后来从她姐姐那儿知,柳橙在县里喜欢上一个小男人,并且很入,所以家里想把她到市区,她都不愿意说就喜欢在县里,希和那个男人结婚生子当然那个男人,秦书肯定知道是谁。秦书听到这里,就知道来的身份和目的,就看穆处长说,不管柳橙人是什么想法,不管爱上什么样的人,但婚姻自由这个道理我穆处长肯定比我了解不管什么人人是不能涉的吧。秦书凯心里,老子和柳橙也没有生什么,再说即使老想发生,也没有几乎即使发生了,那也是女之间的事情。穆处就很不屑地说,婚姻由,话是这么说,但假如一个公主爱上一乞丐,你认为这现实,你认为家人能让她由吗。婚姻自由,那对一个圈子内的人来,是对身份相等的人说,我来的目的,很确,就是希望你能看柳橙已经老大不小了该结婚了,所以秦书以后不要去打扰她。处长心里根本瞧不起书凯,认为秦书凯和橙在一起不过是看中的家庭。他根本就不道秦书凯从不知道柳的家庭背景,也不知柳橙和秦书凯根本就有发生什么,他们之不过是有好感。再说柳橙可从来没有说过欢过秦书凯,不过是用而已。秦书凯的心很受侮辱,就回击说看来穆处长是出生名,不过看穆处长也有以上了,在市里一个长也就一个正科级,否也不是一个什么了起的级别,说白了是个给领导打下手拎包角儿。穆处长想不到书凯说这样的话,就点激动的说,秦书凯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处长,但是是你们的县长书记看我都要客气点,今天就是希望你主动和柳断绝来往,不要希望过婚姻来达到什么目,那是不可能的。穆长服侍市里主要领导,整天看到的都是笑,听到的都是赞美,么时候有人敢和他说种话。秦书凯就说,管你是什么来头,说么都干涉不了我。你的任何话我是没有当事,我做什么有自己主意,不会受外人干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穆处长,你可以走了我也要有事了。秦书心里很无奈,想不到橙有这样的姐夫。当,作为姐夫关心柳橙是很正常,可是自己她确实什么也没有发过。穆处长实在没有到秦书凯是这种态度原来认为秦书凯看到己的名片,知道自己服侍市委主要领导的那么就会如很多官场人一样,低声下气的结自己,对自己说的肯定是坚决执行。现看来,秦书凯是官场异类。于是就说:“书凯,也许你认为自是一个任务,可是却没有被我们看好,我你说的就是不要利用么婚姻做跳板,不要误柳橙的前途,一个发改委的办事员能有么出息,又怎么能让橙过上好日子?”穆处长后来说,秦书凯,么做是为了为柳橙考,如果他是真的男人会理解他们这么做的因。不过以后有什么,秦书凯如果需要,会在能力范围内给与助的。后来,秦书凯了市里工作后,和柳的姐夫一直没有成为友。秦书凯很是大气回答说,穆处长的帮我不需要。秦书凯也有回到宾馆的房间,接回到自己和李成万的房屋内,李成万竟不在,于是秦书凯蒙大睡。第二天,秦书被咚咚的敲门声给吵,很是不高兴的问:谁?”“秦书凯,开,是我!”原来是柳,不知道她来干嘛。书凯穿好衣服,打来,站在门口,很是不兴的问:“柳橙,这是你打电话让我保护结果?靠,他们把我成是什么,告诉你,后不要烦我!”“干么,为了我,受点委都不可以?”“不可,柳橙,昨天我受到不是委屈,是侮辱。不知道你的家庭是什大富大贵,我也不希能够利用所谓的婚姻为自己提拔的跳板,是希望你能够放过我个小人物,不要把我耍于手掌!”秦书凯里已经决定不再和这柳橙有什么来往,得不起,躲到起。“秦凯,我说过你是那样人吗?这么多年,我什么不到市里上班,是为了躲避家庭给我排的婚姻,现在他们着我要结婚,我只能有了,对象就是你,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害!”柳橙很是委屈的释。“我不希望成为人利用的对象,以后还是找别人吧!”秦凯说完,狠狠的关上。柳橙站在门外,犹了一会儿,还是走了那段时间,秦书凯很低落

快穿之锦鲤闺女三岁半
指导公告

快穿之锦鲤闺女三岁半
大厅哪个好

玄幻  |  笙笛

“也就你这脑子浆糊的听不出来。田豹子白了大肚子一眼“虽说李白和蝎虎子现都投靠了‘党’,但毕王老道的老是在牵马岭这鬼子于情理都应该先牵马岭才对难不成是声击西,引蛇洞?想先佯李白脸,把老道的人马牵马岭老营吸引出来?这番话象是问韩大肚子又象是在自自语,更何这么深奥的题韩大肚子懂啊?田豹抽了抽眼角“可蜈蚣沟地方九曲十弯,大白天去都得迷路更别说这黑瞎火的了。子真要有这头,还不如打白石沟,歹白石沟还很适合炮兵挥的。”“不能!”韩肚子仿佛突明白过劲来,“白石沟许三姑虽说和王老道联过,但是那老娘们阴不、阳不阳的到现在也没劲八摆的加‘穷党’,不上是‘穷’的人,鬼就算是真的打白石沟,老道也未毕手。尤其这鬼子还带了么多小钢炮要我说啊,老道真能保牵马岭老营算不错了,还有功夫去别人啊。可白脸就不一了,他是和老道喝过血的,他要是事了,王老不能不伸手”“嘿嘿!田豹子看了大肚子一眼“就你这点思,这辈子达不到王老的境界。”达不到就达到呗!”韩肚子却蛮不乎,“人家说了,王老那是太上老座下的童子世,专门来苦救难的,一个杀猪的哪比得了啊”田豹子到心思和韩大子斗嘴。自王老道拉起伍打鬼子之,这民间的声四起,说的都有。不是太上老君下童子,还人说王老道关帝爷的马周仓呢,反就是瞎白话。田豹子虽也穿了一身袍,但对这事是从来不的。“不对,肯定不对……”田豹仍然在摇着,“就算是攻蜈蚣沟,牵马岭老营不能一点动都没有啊。听听,现在声一直在往蚣沟里面推就凭李白脸底下那点人,肯定顶不鬼子这么打再说,哪怕王老道看透鬼子的诱敌计,但蝎虎是李白脸的兄弟,他总能见死不救?”“那…那谁知道啊”韩大肚子真懒得去想些事,又咬一口羊腿肉“我说,你真能打,我陪你你就去面看看,别说不练,在坐着光动嘴啥用?”“?”田豹子然脸色一白讪讪的笑了,“我现在是一个闲人王老道心眼,让我在圣宫挂个单,可不是打仗材料。”“这说得不是明白吗?”大肚子追问一句,可再看田豹子的色,知道再急、再往下啥也是白费,便只好说,“算了,吧。你那还酒没有?”有个屁!”说到酒,田子又来劲了“有多少酒架得住你这肚子?我上好不容易带来半葫芦小,可到好没我闻着味着你到是先…”后面的话没说完,田子却猛然的住了声息,声说道,“好,有人来!”牵马岭辽西医巫闾的余脉,绵数十里分为小牵马岭,老爷岭圣清的院监王子道长创建的日武装“穷”的总堂就在了大牵马的老营之上往日里牵马老营由王老亲自坐镇,有蝎虎子、白脸、曾氏弟等一众干为其左膀右,着实让同城里的鬼子伪军头疼不。而今天却不相同。牵岭下面的炮已经停了一儿了,就连声也都已经渐弱了下来估计一场大将将结束。让人奇怪的,从头至尾做为重中之的牵马岭老,却是一枪发,甚至连点人喊马嘶声音都没有过来。到是李白脸把守蜈蚣沟枪声作,虽然大都知道蜈蚣那地方地势要易守难攻可今天鬼子有点发疯了愣是把李白的人马堵在蚣沟寸步难,气得李白哇哇大叫。叫也没有用鬼子的小钢虽然炸起来说土崩石裂可缺德就缺在那炮弹象了眼睛似的居然能绕过头直接把炮砸到事先挖的战壕里。白脸还有心和小鬼子拼,但他手下兄弟们可就不了了,一个也不等李脸指挥,就战壕里跳出往蜈蚣沟深钻,把蜈蚣前面的阵地这么白白的给了鬼子。这帮王八犊!”李白脸手在脸上抹一把,这大天的硬是让白脸出了一的汗,那张白脸上除了就是泥还有茬子,李白眼看着鬼子伪军守住了蚣沟的山口一时半会儿没有往里冲打算,这才出了一口气想想也是,蜈蚣沟是出名的九曲十弯,就算是熟人带路,白天的都容迷路,更别这黑灯瞎火,小鬼子哪往蜈蚣沟里进?“不行”李白脸还摇了摇头,这蜈蚣沟距牵马岭老营远,这边打热火朝天,营那边咋一点动静都没?李白脸估着王老道那肯定是出事,要不然的王老道绝不个见死不救人,否则他不可能带着下的兄弟投了王老道的穷党”。“白脸!”就李白脸正琢着呢,突然面山口有人了起来,那音又尖又细象个太奸,问可知正是昌侦缉队的长人送外号阎王的阎震“李白脸,了没有?没就给老子个静!”“小王,你死了子我也死不!”李白脸了一声,“的?今儿个然长卵子了想和李爷单吗?”“少娘的废话!小阎王回骂一句,“姓的,老子今来是给你条路。实话告你,王老道经被黑田太带人抓了,虎子也已经降了皇军。一会儿黑田君再带人收了许三姑,整个牵马岭就剩你李白一个刺头了你是打算自麻溜投降啊还是等着皇给你剃平了?”还没等白脸说话呢蜈蚣沟里已“嗡”的一乱成一团。王老道就是穷党”的主骨,此时一说王老道被,蝎虎子投,李白脸部的一百多人就全乱了套。便有人悄的对李白脸道:“大哥要不咱……“别听小阎放屁!”李脸怒道,“老道睡觉都了一只眼,鬼子那两把儿还想抓他我大哥蝎虎更不可能投鬼子,你们娘的长点脑行不?”被白脸这么一,人心算是稍静了静,哼,再者说,我李白脸带着人和鬼干,可就没过投降这么事。谁要是敢提这两个,别说我李脸翻脸不认!”虽说这句话把大伙给镇住了,黑暗中却谁没看清楚,白脸的一张脸越发的没了血色。他了招手,叫几个心腹过,让他们带人守住山口几处要道。知道这三更夜的小鬼子敢攻进蜈蚣来,只要守这几条要道蜈蚣沟就丢了。而李白自己在安排防守之后,趁着黑夜悄的潜了出来别看山口处鬼子带伪军有侦缉队的总共得有百来号,还架两门小钢炮但这蜈蚣沟竟是李白脸心经营的地,想拦住他白脸的话,小阎王还得练个百八十再说

似锦华歌
官网旧版

似锦华歌
下载工具

玄幻  |  茹画

崔大队长问黑脸大汉谁,为何住在深山古里。黑脸大汉哈哈大,笑声刚落,便从椅上站起来,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妙龄女子我们都吓得急忙后退身后那几个女子忽然成了无头人,堵在屋口。前面的妙龄女子声说道:“我是波旬弟子乐欲。”波旬是王,因为供养过辟支有功而成为魔界之主他当年曾经阻拦过释牟尼成仙。他有个弟叫做乐欲,专门迷惑犯错误。大家伙立刻了神。崔大队长抬起里砍刀,对着乐欲说紧把我们放了,不然和你们同归于尽。乐哈哈大笑,她把手一,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数十个妙龄女子,向们走来。我看见崔大长放下砍刀,和一个子抱在一起进了屋子处。其余人也都放下刀,被一个个女子拽了。最后只剩下我站那里,手里握着砍刀一个无头女子从我身走来,把一根绳子套我脖子上,向屋外拽我登时憋得喘不开气情急之下,用手里砍把绳子砍断了。这个子忽然弯下腰,没头脖子瞬间张开,像个盆大口,一下子把我头吞了进去。我感觉阵腥臭味传来,我胃东西上涌。一阵窒息感觉,我知道用不了会,我救被闷死了。惚中,我听到一声惨,我能看见亮光了。看见院子里站着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喇嘛。个喇嘛膀大腰圆,身魁梧,手里拿着一对门兵器日月轮。先说喇嘛,喇嘛意思是上,上师,长老。称得喇嘛的,都是些心怀慈有善心的人。这个嘛扬起手来,金光一,日月轮飞出,一个无头女鬼被拦腰砍断我急忙跑到他的身后院子里的无头女鬼被没了,我对这个喇嘛我们还有些人在屋子,正被一些女鬼吸血。喇嘛迅速进了屋里我紧紧跟在他身后。个乐欲正趴在林青的上,吸取他的阳气。余的人都在地上痛苦翻滚呻吟,似乎很难的样子。喇嘛把日月使劲拍了一下,发出耳欲聋的响声,屋顶响声震裂了,上面的土哗啦啦的掉落下来乐欲贪婪的从林青身爬起来,伸出长长的角舌头舔了舔嘴唇,犹未尽的样子。她轻的看着喇嘛,身子像一样扭动起来。我的脑一阵眩晕,心里燥,有种想上去亲她的动。喇嘛抬手在我脑拍了一巴掌,我瞬间醒过来。我看见原来美女乐欲竟然是一幅架,看上去令人恶心其余美女也被喇嘛日轮声响镇住了。他们下来,站在原地虎视眈的看着我们。乐欲手一摆,我们的面前现了一幅唐明皇李隆和杨贵妃场景。喇嘛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色手帕,系在头上,双眼蒙上。乐欲哈哈笑,说:“想不到大鼎鼎的玄烨喇嘛也抵不住我的诱惑,真是界一大耻辱。”我想一定是乐欲这个魔头用的激将法。果然这玄烨喇嘛被激怒了,一下子把眼睛上手帕下来,怒目而视。乐大笑不止,她把手扬扬,数十个女子同时起秀来。刚开始玄烨嘛还能抵抗住,可是了会,他的屁股开始着节奏摆动起来。我停默念七字真言,感头晕脑胀。我知道这都是乐欲在诱惑人,急忙提醒玄烨喇嘛不上当。玄烨喇嘛把手日月轮一震,然后向乐欲飞了出去。乐欲见玄烨喇嘛日月轮飞,双手来回摆动,在的前面升起一道透明墙体。日月轮极速的到墙体,发出嘶嘶的音,就像碰到海面一深深地陷了进去。眼日月轮到了乐欲的前,在紧要时刻却骤然住了,然后又反弹回。玄烨喇嘛大叫不好急忙闪身躲避反弹回的日月轮。日月轮飞玄烨喇嘛,瞬间砍在身后的屋门上。屋里满了做饭时烧糊的味。乐欲把墙体撤了,声说道:“玄烨,看你这几年没有长进啊我的快乐思念丝墙你是破解不了。”玄烨在那里,红着脸半响到:“我虽然斗不过,但是我的师妹吉安达却能胜得过你。”欲忽然生气了,身子晃几下,变回了原先个面无表情的黑脸大,上前靠近几步。玄急忙说道:“我刚才你开玩笑,不要变了脸咄咄逼人。”乐欲手在他面前愤怒的一,出现了一个黑洞洞隧道。不一会,从里走出来无数个怀抱婴妙龄少丨妇丨,屋子糊气味很快被浓郁的气盖住了。玄烨急忙林青,崔大队长等人过来。我看见玄烨的上开始出现一滴滴的珠,身子开始微微颤。乐欲恶狠狠地看着烨,喝问到:“快把的那个师妹叫出来,看我们两个谁更厉害”玄烨颤声道:“算狠毒,竟然使出传说的百母漩涡掌,我数年的修为算是白练了”说完,玄烨喇嘛耳陡然变得如同蒲扇般,他让我们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一声响,我们飞了起来。们耳边呼呼风声。当烨喇嘛对我们说睁开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经离开了那个古庙,到了山脚下。玄烨喇看上去很累,他双膝坐在一块大石块上,目修养。大约到了天的时候,玄烨醒过来我们急忙感谢玄烨喇救命之恩,他对我们了摆手,没有说话。了一会,他说今后一注意不要靠近那座古,那里是魔界的入口人一旦进入,将很难脱,最后会被乐欲吸阳气,变成一个不男女的妖怪,成为她的牲品。至于那个可怕百母漩涡掌,普天之能撑上一柱香的人没几个,至于为何这么害,以后有机会再告你们。我忍不住问,果是狐仙的话能不能胜她。玄烨微微一愣他看了我一会,然后道:“你认识狐仙。我急忙摇了摇头,说不过随便问问。玄烨叹了口气,说即使是仙也要让她三分。随他问我们深更半夜进山寻找什么。李队长把刘半仙所说的解药方说了一遍。玄烨听,沉默了会,说“找个紫僵,很容易,但要从他身上取原尸骨,简直比登天还难。要说就你们几个凡夫子,就连修仙一类的也是很难拿到的。不痴心妄想了。至于那什么中了僵尸毒的王,依我看还是早早埋吧。以免僵尸毒传染别人,到那时后果将可想象。”玄烨喇嘛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们闷闷不乐得回到处。崔大队长表妹崔双迎上来,问我们是是找到了解药。我们也没有说话。崔双双道我们没有找到,失哭起来,她说床上那人快死了。我们急忙了屋,我看见王哥呼沉重,脸色腊黄,上的脓包已经开始溃烂整个脸肿的像大猪头李大队长也急了,他这可如何是好

死神之我有亿万信徒
平台客户端下载

死神之我有亿万信徒
点击查看

玄幻  |  淑蕊

至于他们眼中已与神仙无异的王,此刻正在卧房,一边扯着嗓子音,又是嘶吼又惨叫的,一边翻倒柜,顺带把现和看起来值钱的西装进了随身携的布包里。等卧里彻底乱做一团王谦擦了擦汗,咕道:“看来我有演戏的潜质。又看了看床边无中被自己翻出来一把手枪,王谦撇嘴,背着布包门了。大厅里,王谦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充斥着恭敬与畏。赵财生走上前,语气终于带上几分恭敬,问道“王大师,那个怎么样了?”“,在这里头呢。王谦指了指肩上布包,道:“这怨气太重,杀了后怨气爆发你整别墅估计都住不人了,所以我要它带回去慢慢超。”“奥,这样。”赵财生深信疑,长长的舒了气,也不敢让王打开布包看看。财哥,鬼我已经你抓住了,这报……”辛苦演了么久,总不能不工钱。至于布包的那些,那怎么算呢?一个是已说好的,一个是己动手取的,概不同嘛。“是是”赵财生连忙让浩北取来一张银卡,双手捏着递王谦后道:“王师,这里头是八万。另外三十万算是赵某跟王大交个朋友了。”短一天里又入账十万,王谦忍着不动声色的收了来,又正色道:我刚请神和那鬼卧房里打了一场弄得有点乱,你介意吧?”“不意,当然不介意”“嗯,不介意好。不过那鬼在们卧房待了有些候了,不少物件沾上了怨气,常身搞不好要受影,所以我劝你把间卧房封了,里的东西一概不要。”王谦说得很肃,让赵财生不不信。如果之前们还对所谓的神鬼鬼持保守态度在见识了王谦自自演的‘神鬼大’后,是再也不有半点怠慢之心。把王谦恭恭敬的送走后,赵财长舒了口气,只得整个后背都是的。这种情况,有在他年轻时第次被枪顶着脑门出现过。“浩北去找人把卧房封。对了,再吩咐去,注意一下这王大师的动向,要是有什么麻烦你懂的。”人最的就是未知的东,赵财生也怕死而有王谦在,无能让他安心许多…离开青湖庄园,王谦走路都是的。先不说包里玩意,光是这八万和月阴石,就自己忙活好几年。以月阴石里的气充裕度,他一无修每晚捡尸,年也未必能积攒么多阴气出来。今只是一块小石,就能省下他十的功夫,实在是大的惊喜了。回合租房,和尚已在打呼噜,直到门声把他给吵醒“唔,谦哥你这捡着钱了?还哼歌呢。”和尚揉睡眼坐起,等王把布包打开摊在上,人一下就清了。“我去,这多钱?”一堆现,少说十来万。有手表、首饰什的。和尚惊问道“谦哥,你抢金去了?”“我用着抢吗?”王谦着头边换衣服边屑道:“这都是大爷一晚上挣的不光这些,还有十万现金在银行着呢。”和尚愣一会儿才喃喃道“这年头卖身这赚钱了吗?”“么着,你买啊?王谦翻了个白眼“那这都怎么来啊……”王谦把财生家里的事情了一遍,和尚听龇牙咧嘴道:“哥厉害啊,这种德事儿你都做得来。”“缺什么,那赵财生是好吗?谁家里头没藏着枪呢。我跟说,我这叫劫富贫,你也不看看我都穷成啥样了”说到这王谦就累,因为就算这把他挣了估计得百来万,可对他身体来说还是杯车薪。和尚也明他需要用钱,不多说了,只问道“谦哥,你说的块石头呢?快给瞧瞧。”“包里自己找。”王谦完拿着衣服洗澡了。等他洗完回,就看见和尚正着被褥在那嚎呢哭得那叫一个惨“嚎什么呢你?一个一米九几的光头哭得跟被抢棒棒糖的三岁小儿一样,看得王一阵恶寒。和尚泣道:“我看见师父了。”好吧估计是那块石头的祸。和尚的师王谦倒是听他说,待他跟亲爹一,和尚就是他给养的。不过后来体滑坡,他们的院塌了,他师父有一些师兄弟全在了里头,就剩他一个人命大活下来。而后和尚下了山,之后碰王谦,两个同样家可归的可怜虫了哥们儿。“行,别嚎了。喏,一万块钱拿去把的房租交了,顺给我弄点好菜,晚我得好好犒劳下自己。”王谦出一万来给和尚后者也不客气。和尚又睡着,王收拾了一下出门。因为《纯阳无功》的关系,他天不睡还是撑得的。坐车又来到中和堂,王谦发了一声长长的苦。钱啊钱,你怎就不能跟我多温几天呢?进店里了张新药方,这直接来了两幅,柜台那跟算准了兜里的钱一样,接要价八十万。八十万?你怎么去抢啊,这药是子做的还是钻石的?怎么这么贵”王谦都快吼出了,两幅中药八万,说出去谁敢。抓药的师傅翻个白眼,道:“兄,你也不看看要的都是些什么你这里头最便宜天然牛黄,一克两三百,老兄你口就是论斤要…兄弟,你这是把当饭吃啊?”我有那么多钱,还想把药当饭吃。谦也知道自己要东西多,还都是罕物,也只能咬接受了。又到了个柜台拿药,没多久一个女孩就上了小板凳,怯的把药递给了他“哟,又见面了”“王先生,您药。”女孩有点红,连她自己也知道为什么。只得面前这人看起就不老实,看她眼神色眯眯的,话也很不正经,像好人。王谦接药,上半身却倾撑在柜台上,似怨般问道:“诶你怎么不给我打话啊?”“啊?女孩远离了他几,嘟囔道:“我什么要给你打电啊。”“你不想好你的病了?”谦笑道:“你都十一了,看起来跟初中生一样,是因为你的病吧我可是有办法治你的哟,你就不动?”说不心动假的,这些年她为自己的外表处碰壁,在学校被排挤,想找个工别人都不信她已成年。可自己这病走了很多大医都没有任何希望面前这个人一看觉得不靠谱,怎可能能治好她。孩低着头不知如反驳,又不好意直接说王谦像个人。见她柔柔弱的模样,王谦也着急,只起身道“你再好好想想过了这个村可没店了,回见。”么回见啊,最好也不见了。话说人真有钱,那些听师傅说随便就几十万,这么有的人怎么会去坐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