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农门娇女上位计
登陆网站

农门娇女上位计
是什么

玄幻  |  天籁纸鸢

“蓝哥,我们跑吧?”张琦已经备好了。“你,你拉我一把。”昊嘴上跑火车可以,真听到老虎了,腿有点不听使唤。张琦哆嗦手把蓝昊拉起来,拉到一半儿,放开了,蓝昊背后一只老虎在慢靠近,张琦想跑最终没能挪动,着蓝昊身后:“蓝…虎,老虎!蓝昊嗷的一声跳起,老虎扑了个,落下后不偏不正砸在老虎背上立刻喊出了爷爷的名字。危急时蓝昊没有其它选择,谁叫他们点这么寸呢,老虎偏偏让他们遇到蓝洪应声而出,到了老虎前面,手放在了老虎的额头。轻轻的触,老虎打了个哈欠趴了下来,蓝顺势从老虎的背上轱辘下来,全冰凉,已经被汗浸透了。“爷爷我的好爷爷……”劫后余生,蓝坐在爷爷面前大哭一场。张琦擦自己额头的冷汗,过来把蓝昊拉来:“蓝哥,我们得救了。”见人没什么大碍了,蓝洪身影一晃消失在两人眼前,蓝昊擦擦眼泪捡起干粮一块一块的放进嘴里。吓死我了,把手电打开,吃点东我们继续找。”蓝昊觉得九死一都经历过了,不能半途而废。张点头,赶紧吃东西,胡乱往嘴里了几口就拿起了探棒,蓝昊走过搬起金属探测器,两人绕过老虎鹰嘴峡深处走去。找遍了鹰嘴峡没有发现除镰刀头外其它铁器的应,蓝昊急了:“这老头骗我呀看我回去找他算账!”“蓝哥,消气,那边还有一个深潭。”蓝没有报什么希望,不过最后一个方不找找心有不甘,两人带着金探测器到了深潭边。探棒绕着深走了半圈,金属探测器响了起来张琦的眼睛亮了,放下探棒拿出间的铲子就开挖。挖下两米深,骨出现,蓝昊在坑前用手电照着张琦在坑里找,因为在深潭边上坑中有水,两人轮着摸,摸到了亮总算是找全了。南宫岩的骸骨部装箱,蓝昊最关心的是南宫岩细软和佩剑,但看着张琦有点浮的手脚,心里过意不去,上前问:“你的手脚没事吧?先过来晒。”“蓝哥,南宫将军随身物件在这了,剑真棒可惜不是我们的包裹里的物件我们看看?”舍命舍财,张琦贪财的性格不比蓝昊,手脚都哆嗦了还想着南宫岩的银细软呢。打开包裹,最显眼的纯金腰牌,将军的腰牌张琦拿在中兴奋劲儿就别提了,深潭边光脚跳了五六分钟。几块碎银子蓝没看上,拿起了一只金丝珍珠耳,心里有疑惑,将军带着耳坠,是一只,不知道是为何,这件事能问南宫岩了。看过物件,蓝昊呼张琦收拾东西,趁着没人发现紧离开鹰嘴峡,张琦穿好鞋子,上箱子,蓝昊提着金属探测器和裹往外走。两人对面老虎已经醒,拦在回去的路上,昨天晚上有洪在蓝昊有恃无恐,大白天的蓝也不好出来不是,来一招敌不动不动,两人一虎相隔二三十米就么站着。“张琦,你别跑啊,不是狗还是老虎你跑了他就追你。蓝昊告诫张琦。“蓝哥,我们不不就被吃了?”“你怕什么,它动我们就熬到天黑,天黑我就有法了。”对峙了半个小时,双方旧没动,蓝昊脑中传来一声大笑蓝洪快被蓝昊逗死了,对他说:过去吧,老虎不伤人,而且你们能成为送虎英雄。”蓝昊松了一气,张琦眼看着他向老虎走去,虎见蓝昊动了,也向蓝昊走去,琦有心提醒,越急越说不出话。人一虎来个碰头,老虎蹭蹭蓝昊手,蓝昊抬腿坐在了虎背上,招让张琦过来,张琦脚怎么动的都知道,来到老虎旁边:“蓝哥,是真的吗?”“上来吧。”张琦着抬腿,想到老虎背上,刚刚上,老虎一扭张琦被甩了下去,还箱子有锁没把南宫岩的骸骨散出。“哈哈,它不喜欢你,箱子给,你走着吧。”“你说它一畜…”张琦话还没说完,老虎像听懂他的话,转头瞪着张琦。“好好,你厉害,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了。”张琦向老虎认错,老虎这转过头去,张琦的意思它全懂。昊接过张琦的箱子,两人一虎出鹰嘴峡,到了虎庄街上路人四散走,骑着老虎逛街谁看到不害怕。没几分钟丨警丨察就到了,蓝只好下来向丨警丨察喊道:“都过来,这是鹰嘴峡的老虎,前些听说老虎出来害人,我祖上是驯师,我得到真传来到虎庄鹰嘴峡老虎带出来送去动物园,还请丨丨察叔叔不要靠近呀!”丨警丨可不管蓝昊是不是驯兽师,不过满嘴跑火车的话丨警丨察相信了随着蓝昊去了动物园,让动物园长接收了老虎。“丨警丨察叔叔我做好事会不会有奖励?”蓝昊张琦从动物园出来问道。“把地给我们,是不是有奖励到时候就道了,手机随时保持通话。”把撂下丨警丨察走了。但记者可不放过这么好的爆款新闻,“驯兽小哥勇擒猛虎”“神奇一幕小哥虎过街”等新闻铺天盖地的来了蓝昊把祖宅门关上不敢让人进来乱乱哄哄的他没法做生意,想着么把这件事平息下去呢。“蓝哥我们还开门吗?”张琦心里着急挺肥的买卖停上几天得少赚多少呀。“我不知道闷声发大财吗?我不把老虎送动物园去还能把它家里来养呀?那咱们麻烦事更多”蓝昊正想着怎么打发记者和报的人呢,总堵着门口,人多眼杂,发现了他这通灵商店的秘密可得了。想的入神,手机一响把蓝吓一跳,刚想发火,看到是美女探林语苏的电话,语气立马变了“语苏,怎么是你呀,来家吃饭?”张琦听蓝昊这话,鸡皮疙瘩一地,起身就出了屋,实在听不去这肉麻的话。“我就在门口,让我进去。”蓝昊出去把大门打,林语苏进来立马关门,怕记者着进来,到屋子里就开始恭喜蓝成了名人,话说完桌子上拍了五块钱。穿皮衣的一男一女是收藏的哥哥嫂子,贪图收藏家的钱杀,被林语苏查出来,收藏家的儿把那一男一女都送了进去,钱也林语苏兑现了。“没你的线索,查不出来什么,五万块钱你该得,饭我也得吃。”“你想吃饭我有办法了,家里没菜,你没看到口那么多记者都等着采访我呢,正在想办法把他们赶走,你要是办法把那些人赶走,我亲自下厨”“那就这么说定了。”林语苏带来的箱子放在桌上打开,当着昊的面开始化妆,画了一脸的血衣服拿剪子弄破,做了一个嘘声手势自己大声喊着“杀人了”,后就往出跑。在门口叫了半天,昊和张琦在院里笑,五分钟后林苏打开门招呼蓝昊他们出门,大口一个记者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男神又要和我结拜
手机版手机版

男神又要和我结拜
游戏中心下载

玄幻  |  雨棠

周毅按照萧逸的办,很快就生产了一中奖的汽水,把这汽水和之前生产好放到了一起,为了开市场,周毅还特让人把每个经销商的货的中奖率都提了一点。这次周毅是拼了,直接对经商放出话,非但不要经销商先结货款押金,还承诺只要个月内没有销售出的汽水,他分文不。这个消息一出,内的人都沸腾了,多人认为周毅这是最后的挣扎,很多都在看他的笑话。也无形之中给做了波广告,萧逸并没闲着,他对于周毅没那么自信,想要亲自看看市场反应假如周毅的经销渠实在烂的不行,他能另外想办法了,在情况看起来还不。“狗蛋,你今天么这么大方,想要哥几个喝汽水啊”这么热的天气,我兄弟们喝个汽水怎了。”“狗蛋,你大方真是百年难得遇啊。不过今天狗是真的不错”“狗是不是发财了啊”对众人的追问,狗很是得意,刚才本是想买一瓶汽水解,谁知道小卖部的板和他说八一汽水中级,运气好的话以开出再来一瓶,蛋半信半疑的来了瓶,结果狗蛋的运好的爆棚一连开出瓶来,结果只花了块钱。看着狗蛋嘚的样子,小卖部的板娘实在看不下去:“狗蛋你嘚瑟个啊,你怎么不说说这么多瓶汽水是你了一块钱买的啊,花了一块钱就中了么多瓶,还好意思老娘面前嘚瑟。”快说说怎么回事?众人顾不上狗蛋的尬,围着老板娘问实在是一块钱能喝这么多汽水太有诱力了。“中了,中,再来一瓶”很快群中就不断的传来断再来一瓶的惊喜喊声, 场面很是火爆。全市各个地方在上演着类似的一。“哥,神了”三看着火爆的场面,睛都直了。“老周次一定要给我拿够量的货,昨天你这水一下子就卖疯了“周厂长,我要十块钱的货”“对,们也要货”“.............”天不亮的时候就有不少经销商排着在等拿货,把看门大爷吓了一跳,自厂子成立以来还没出现这么火爆的情。八一汽水彻底火,仅仅用了半天时火爆全城。连萧逸没想到居然会搞出么大的场面。全城佛一下子只剩下了一汽水,大家只买一汽水,其他的都买。刚开始很多经商一脸懵逼,反应来之后自然蜂拥而。“萧少,真是神,一夜爆火啊,照样的趋势干下去我厂子牛大发了”“厂长,趁着热度加生产,别到时候看钱拿不到啊”“这萧少放心,我已经排好了。”周毅整人状态也不一样了看起来很是自信。有萧逸知道这种火的场面持续不了多,很快就会出现模的。没有一点技术量,这只是出奇制。“厂长,不好了好了。”“慌慌张的像什么样子,看到我这里有贵客啊“对不起,厂长真出事了,外面打起了”“怎么回事?“我......我也不知道”周毅听打起来了脸色都变,刚有点起色就出了。萧逸也皱了皱头。很快周毅和萧到了,要不是大家克制着,说不准真出大事了,就这样有两个人倒在地上“大家静一静,我厂长有什么事情可和我说”“你是厂来的正好,你们凭么这么欺负人啊”就是,这不是欺负么,大家伙不答应“对,不答应”场有点混乱了,周毅着激动的人群,脸苍白,这是要出大了啊。萧逸看着周吓呆的模样,知道是再不采取措施的,要出大事了。“静一静,别特么吵,要是再吵,谁也想拿到货”萧逸站了周毅面前,让人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你谁啊,这里有的事情吗,让周厂出来,我们要听周长的”“别管我是,我说的就是周厂的意思”“对对,少的话就是我的意”周毅赶紧顺着萧的话,几百人的场实在是太吓人了,自问掌控不了这个面。“先说说怎么事?”“你们这是负我们这些做小买的啊,为什么先给们拿货,不给我们”“对呀,凭什么,难道我们这些人不是客户。别以为们的汽水火了就看起我们,我还告诉们,要是没我们你喝西北风去吧”人中有两个人一直挑着众人的情绪,很小经销商也跟着起,希望可以早点拿货。萧逸看着这两人,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有问题。不过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主要是如何把场面制住。“怎么回事”“萧少,你别听们胡说,就算再给个胆子也我也不敢,周厂长都再三强,一定要按照流程事。他们来的最晚又想早拿到货,所才.....”库管知道萧逸是周厂长贵客,不敢怠慢赶告诉了事情的经过萧逸用冷冷的眼神着闹事的人,这些被萧逸的目光触及,忍不住低下了头“不能听他们的一之词,谁我们也排了啊。根本不是他的那样,你们就是负我们这些做小生的”刚才挑事的人着胆子大声的喊着“事情到底怎么样定会查清楚,乱哄的,还怎么做事。能因为你们的事情误大家伙,这样大谁也拿不到货”“啊,我们是来拿货,不是来看戏的”赶紧把问题解决了我们着急拿货”大分人都着急拿货,不瞎耽误大家伙功嘛。“为了不耽误家的功夫,对厂里的规定不满的可以两个代表,这样既以解决问题,又不误大家伙”“对啊这主意好”周厂长到萧逸的话,眼前亮。“就你俩了”逸嘴角露出一丝笑,对着刚才闹得最的两人指了指。不两人说什么,就被逸连扯带拉的拽到一边。很快事情就清楚了,果然是有故意捣乱。“王八,就见不得我一点啊,快乐汽水这是**裸的报复,他们一直想要收购我们厂我不同意,没想到然用这么卑鄙的手”周毅听完后破口骂,萧逸倒是觉得啥,商场如战场,什么样手段的人都。只是这手段太低了,有样学样不好,非得要这样。这乐汽水厂也成不了气候。“这件事给们提了个醒,接下肯定还有各种各样事情,周厂长要做准备”“只要有萧在,我这心里就有了”周毅对萧逸倒很有信心。这件事后,又过了两天市上终于出现了同样来一瓶的汽水,而不止一家。萧逸对很早就预料到了,有周毅还傻傻的觉凭这个,他的厂子能做大做强

暗恋男神百分百
下载app厅最新版

暗恋男神百分百
客户端旧版

玄幻  |  忆白玥

“咣当”一声,周沛芹手一软,子掉在了地上,水花四溅。天绣取“天衣无缝”之意,起源于宋,因为其针脚细密,栩栩如生,像是画出来的一样,故而得名“绣”。不过,古代主流社会追求庸之道,认为物极必反,凡事都讲究太“满”,大衍之数中都有个遁去的一,所以,绣工在“天”中,总是会故意留有一点缺憾以示对“天数”的尊敬。或者是片被虫子咬了一口的树叶,也或是小鸟缺失的一根爪子,总之,是在完美的技艺中,人为的制造一点点无伤大雅的不完美。就像晋手里这件肚兜上的鸳鸯,其中只的喙上只有一个鼻孔,如果不他曾经在爷爷的一个老友家里见过“天绣”的收藏,根本就认不来。现今,随着科技的进步、外文明的入侵、信仰的缺失和生活力的增大,华夏许多传统工艺都经绝迹或者濒临失传,而“天绣就属于后者。据外界统计,迄今懂得这种绣工的大师,可能已不五位,而且几乎个个都是花甲之,一年半载都不一定会有一件作面世。现在,周沛芹居然说全村女人都会,哪怕刨去年纪太大干了的和年纪太小不愿意学的,剩正当壮年的妇女也有二三十个呢就算她们都还达不到大师的水平那也足以让她们过上优渥富足的活了。兴奋过后,萧晋放下周沛就冲进了屋。周沛芹不明所以,进来一看,见他竟然在收拾背包顿时就吓坏了。“萧老师,你这要做啥?”萧晋头都不回的说:进城。”周沛芹脸都白了,呆怔刻,一咬嘴唇就对身后的女儿梁月道:“小月乖,你去找二丫玩吃晌午饭的时候再回来。”梁小还不愿意去,周沛芹把眼一瞪,只好噘着嘴乖乖走了。等闺女出院子,周沛芹就把大门闩上,冲屋抓住萧晋收拾背包的手,带着腔哀求道:“萧老师,昨晚是我对,没有伺候好您,您千万别生。如果您想的话,现在就可以,做什么都行。”说着,就把萧晋手摁在了自己鼓腾腾的胸脯上。晋有点懵,虽然他确实挺想跟眼这小寡妇发生点儿什么,但现在情况很莫名其妙啊!“沛芹姐,这是怎么了?我没说要现在就…”周沛芹摇摇头,表情说不上是毅还是痛苦,“啥也别说了,萧师,我已经把小月支走,中午之是不会回来的。”卧槽!昨晚希我轻点儿,现在把闺女支走,是随便怎么折腾都可以了吗?一个昨晚到现在都表现的像朵娇花似小寡妇,眨眼之间就变成了饥渴*?这特么什么情况?萧晋觉得自己头几年在女人身上积累的经验都喂了狗,迷茫道:“沛芹姐,是为什么呀?”周沛芹不说话,泪叭嚓的瞅着床上的背包。萧晋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就哭笑得起来。感情这小娘们儿是误会他要走。“沛芹姐,虽说我不是么好人,但身为男人,说出的话是会算数的。你放心,我不走。“那、那你收拾行李干啥?”“说我收拾行李了?你仔细看清楚我是在往外掏东西,而不是装东。”周沛芹一怔,这才发现背包上有一堆不认识的物件儿,其中些还带着长长的线。看上去,似萧老师确实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心不少,止住眼泪问:“你为啥把东西都拿出来?”小寡妇的肌本就水嫩,这一挂上泪珠,简直是标准的梨花带雨,让人一见就心眼儿里怜惜。“把东西拿出来好腾地方装你的刺绣啊!”萧晋出手,一边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一边笑着说,“对了,你去找些那件肚兜上刺绣的衣服来,我去里给你们找买家。”周沛芹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她不傻,一听明白了,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讶的张成了“O”型,让萧晋特想往里面塞点儿什么。“萧老师,是说这绣活儿……能卖钱?”“然,还不便宜呢!”萧晋拍拍她脸,“好了,现在不担心我会跑吧?!”周沛芹有些羞赧的低下,也不知是因为他亲昵的小动作还是因为自己刚刚的误会。“行,别傻站着啦!快去找几件带刺的衣服来,我好尽快出山,争取上最后一班进城的车。”周沛芹着头不动,小手揪着衣角绞来绞。“怎么了?你倒是去呀!”萧催促道。周沛芹又扭捏了片刻,于开口道:“你……你的手……萧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她摁胸脯上的手一直都没下来,还习性的在那儿揉捏呢!“啊!抱歉歉!手感太好,这家伙都会擅自动了,该打!嘿嘿嘿……”这货皮厚,嘿嘿坏笑着拍了自己左手下,权当惩罚了。周沛芹的脸早成了大红布,头低的恨不得埋进领里,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抬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萧晋,说:“老师,如果你真的能让村里的人起来,我……我愿意伺候你一辈,心甘情愿的。”说完,小寡妇头就跑出了屋子,萧晋想拉都没住,只能大声道:“沛芹姐,被牺牲也好,心甘情愿也好,这些我回来再说,麻烦你先把我需要东西找出来好不好?再耽搁下去我就只能在镇子上过夜了。”好周沛芹知道轻重,闻言跑了回来从一个大木箱子里翻出几件衣物到萧晋的怀里,然后就又火烧尾似的跑了。萧晋瞅瞅手里的那几“衣服”,不由哑然失笑。感情娘们儿把刺绣全用在了肚兜上,不得会害臊成那个样子。随意展一件,大红的牡丹雍容华贵,针细密的仿佛现代机器印制,一条有一半的花蕊妥妥的彰显了“天”的身份,轻嗅一下,似乎还微带着点淡淡的幽香。这东西应该藏啊!哪能往外卖呢?萧晋把背收拾好,一边往外走,一边这样。几十公里的山路,萧晋只用了个多小时就跑完了,这种变态的力完全得益于爷爷从小就逼他修的功法——《养丹决》这是萧家传的养生功法,据说是他家祖上下的一位道士所赠予的,时时修,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萧晋身为萧家一脉单传的长子嫡,虽然风流纨绔,但是该学的该的一点都不少,相反,还要比一人多得多。别人只见他花天酒地夜夜笙歌,却不知早在四岁起,就每天跟着爷爷打熬筋骨了。到今天,他虽说不算什么功夫高手但有《养丹决》打底,身体的耐、速度、反应和力量,也足以让以一对十轻轻松松了。当然,这的功夫再加上张扬的性格,不可免的让他惹上了祸事。萧家虽说承的年代不少,但经过上个世纪战乱,旧时期的所谓“名门望族大多都消失殆尽,要不是萧晋的爷医术高超,救过几位强力人士性命,他萧家也难逃被洗牌的命。

爱得极致
版本旧版

爱得极致
功能版本

玄幻  |  梦琪

但是,这次的挂职干部先提拔,可是给自己机啊。陆长生进办公室后先把邱科长的公文包放办公桌上,然后又忙前后的帮邱科长倒水,一卑躬屈膝的奴才模样,的小冰冲着陆长生不停斜眼睛。秦书凯也感觉长生的表现有些过了,家都是老乡,陆长生这的表现,让他心里也感有些没面子。他低头从袋里掏出一盒烟,从中出一根来,伸手拿起桌的打火机,往办公室外走廊走去。抽烟的习惯在下乡的那段时间里养的,每到了夜晚,乡里什么娱乐活动,张富贵金大洲会各自从贡献出烟来,大家一起分享,边抽烟,一边讲着官场笑话,谁谁谁当初是什模样,现在倒也混到了定级别,刚当上领导,知道很多规矩,闹出来少笑话。谁谁谁尽管才横溢,却因为个性不屑向权贵折腰,导致仕途当不顺,终日闷闷不乐一事无成。每每说到这熟悉的人名时,秦书凯往会一边陪着兄弟们笑,心里一边诧异,在他眼里,张富贵和金大洲及的领导名字都是高不及的,却没想到每个人后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看来,这当官的跟普通也没什么差别,也有犯的时候,也有背地里干事的时候,也有玩别人婆被抓个现行的时候,有贪欲太大,被纪委逮小辫子的时候。琢磨透这一点,秦书凯感觉自再看到发改委的田主任领导的时候,心里不再张,不再对权势有种说出的心理压力,心里更的是惦记的是,怎样搞田主任这座堡垒,实现己的仕途梦想。在乡下了一圈后,他彻底明白自己眼下在发改委的处,像自己这样一个没有何背景的穷光蛋,除了自身努力,没别的好办,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须向金大洲教导的那样踏踏实实工作,用实际动吸引领导的眼球,有适的机会一定不能放过熬时间,熬资历,总有天会熬到坐上自己想要位置。但是,该争取的是要争取。一根接一根抽了一会烟,感觉心情缓后,他才走进办公室又在邱科长的指示下,排了一点小事,上午的作时间就没了,秦书凯准备收拾东西下班,却邱科长叫停了。秦书凯些疑惑的眼神瞧着邱科,邱科长说,秦科长,稍微等一下,我有件事要跟你单独谈谈。邱科这话一说出口,办公室另外两个人赶紧识趣的包离开,小冰临走的时,还冲着秦书凯挤眉弄了一番,那意思,领导谈话,能有什么好事?心为上吧你。秦书凯在脑中搜索了片刻,自己到发改委后,上班时间不长,不管是从工作上还是其他方面,都没有么毛病让领导可以抓,科长找自己单独谈话,竟会为了什么事情呢?分钟的功夫,办公室只下邱科长和秦书凯两人秦书凯瞧着邱科长低领服洼处露出的半球,心不由想起众人传说邱科是田主任老想好的话,事情要是真的,邱科长定功夫了得,否则的话又怎么能撩拨起田主任兴趣呢?谁不知道田主前两年离婚,娶了个美的小老婆胡丽娟。邱科瞧着秦书凯的眼神瞄的向不对,轻轻的从嗓子咳嗽了一声说,秦科长知道我把你留下来是为什么事情吗?秦书凯猛收回眼神,有些错愕的情摇头说,不知道。邱长冲他笑了一下,满嘴白好看的贝齿露出来,人眼前一亮的感觉。邱长说,我知道,你这次乡跟县委的金大洲在一,你们两人关系还很好所以金大洲才会不止一的跟我提及,请我多关你,有合适的机会提携的事情。秦书凯心里不一暖,回城后,他几次金大洲一块喝酒,却从听他提及过此事,看来位大哥对自己的确是关备至啊。邱科长又说,能你也听说了消息,发委最近有一次人事调整我们科室要提拔一个人另外科室当科长,要说周主任说的话,我原本该给面子的,可你想想,你从乡下上来后,已直接提拔了副科长,这没多长时间,就提拔当长,显然是不合适的,说是不是?秦书凯不出,不是他不想说话,而他不知道这种时候,自到底该说些什么。邱科却以为他这是有些不高了,于是继续解释说,几年,陆长生在科室里向工作认真,副科长又了好几年了,这次也该他一个说法了,所以,想提前跟你沟通一下,们都是一个科室的同事这次的机会就给陆长生你反正比他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你说是不?秦书凯抬眼看着邱科,邱科长的眼神不由自的有些躲闪起来,秦书心里猛然意识到,只怕件事并不像邱科长嘴里的这么简单,金大洲既已经帮自己说话了,说他的心里是有谱的,要不合适的事情,金大洲会无缘无故跟邱科长打呼。现在邱科长是摆明心里想要提拔陆长生,担心得罪金大洲,所以会找自己沟通,只要自同意了这样的安排,她金大洲面前也有个交代可自己不是傻瓜,金大都在背后帮自己运作到份上了,自己为什么要机会让给别人呢?秦书低头思忖了一会说,邱长,我被提拔为副科长那是下乡挂职驻村的人有的待遇,可如果提拔科长的事情,可是发改领导对我工作的认可,可是两码事,还请邱科别混为一谈。邱科长显没想到秦书凯竟然会说这样有条理的话来,在科长的心里,秦书凯依是以前的愣头青形象,什么心里话就憋不住要自己倾诉,把自己当成知心大姐一样,正因为此,她才会主动找秦书谈话,准备把这件事按自己的意思处理好。在书凯面前碰了钉子,邱长的脸上露出几分不悦,她皱眉说,秦书凯,歹陆长生也是你的老乡有些事情也得顾忌些老情面不是吗?秦书凯见科长一味的只是帮陆长说话,索性冷着一张脸,邱科长,我和陆长生是你的下属,我们又同副科长的职位,再说,可是挂职干部,有优先提拔使用权,你要我主放弃竞争,成全陆长生这是不是偏心的有些过明显了。邱科长不由目口呆,直到此时,她才觉到,坐在自己面前的书凯早已脱胎换骨,他经不再是一年前任凭自摆布的愣头青了,他心的弯弯道恐怕并不比自少。一想到,秦书凯背有金大洲在撑腰,邱科勉强一笑说,秦科长,然这件事你有不同意见那咱们稍后再商量,事总有解决问题的办法,说是不是?时间也不早,咱们都各自回去,以再说吧。邱科长先走了偌大的办公室留下秦书,静静的坐着,他一边身上掏出一根烟,一边通了金大洲的办公室电。

百合云雨迷人眼
官网旧版

百合云雨迷人眼
版本活动

玄幻  |  宁曦

他这不是摆明了断她后吗?她都以陆擎之的女身份,跟他那些发小们过饭了,以后还怎么去黎帅哥?黎帅哥还可能她轻易搞到手吗?“画,我只是想你认识我的友,尽早的融入我的生朋友圈。”陆擎之暗叹口气,漆黑深邃的眸底尽是一片晦涩迷离的色。明姿画闻言,下意识叫道:“我要融入你的活朋友圈干嘛?难道你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跟我是炮友?”陆擎之头紧锁,俊美的五官不沉了下来:“你认为我你去见我的朋友,只是你当成炮友?”“不然?我跟你还有什么关系?”明姿画不耐的挑眉脸色一片清冷,讽刺的问。陆擎之一股不快从底蔓出,让他刚硬而立的五官,渐渐弥漫上一冰冷的寒霜。一把捏住姿画的下颚,将她拉近己,咬牙切齿地低吼:明,姿,画!”“干嘛”明姿画嗡了嗡唇,漆的目光闪烁的看着他。内光线昏暗的落在他峭硬的五官,虽然没有太的表情,但是目光却格的深邃。“你是不是把己的职责忘记了?”陆之漆黑深邃的眸沉敛下,微薄的唇抿成一条线眉宇间都染上一层阴霾“职责?我的什么职责”明姿画一下子僵住了脑子里一时懵圈。她除吃喝玩,从来就不记得己会有什么责任?“看你是忘了,我看有必要你温习一下!”陆擎之黑如渊沉稳的眸子,深如海,刚硬完美的脸庞渐逼近。明姿画睁大了睛,看着那张和她离的毫分的俊脸,嘴唇上温的触感,还有那鼻息间错的呼吸。下意识的反就是伸出手来推开他。擎之似乎早就意识到了的下一步动作,直接欺上前,明姿画被狠狠的在他和车座之间。刚想说话,却被他攫住嘴唇回斯磨,断断续续的话交缠里变成了哼哼唧唧她越是反抗,他越是用,明姿画都感觉到他牙磕着她很疼。“啊”一闷哼,被他吞没在了喉里,陆擎之惩罚的咬了一口,趁着她呼痛之际开牙齿,攻城略地。他吻一点都不温柔,像暴骤雨般,蛮横的纠缠着霸道痴缠着她的唇舌,暴的想要侵占她的每一。明姿画想躲他就追,退他就步步逼近,最后得她无处躲无处逃,只任他霸道狂乱的予取予。明姿画胸口剧烈的起着,隔着衣衫都能感觉他滚烫的体温,可是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丝推不开坚若磐石的他。擎之趁着她难以反抗之,一只手从她的裙子下探了进去,带着丝丝薄的手,慢慢的摩挲着她腰。明姿画立即意识到想干什么,不是不想要他在车上来一次,但前是她主动,而不是像现这样被他强制着。陆擎见她微微的闪躲,手更不安分的煽风点火。他甘满足这寸寸的痴缠,开了她的唇,吻轻轻的在了明姿画脖子上,锁上,一点一点的轻吻着的肌肤。“你放开我!好不容易唇被他松开,姿画喘了一口气,立即吼道。“我是在帮你记自己的责任!”陆擎之在她的耳边,一字一句的理所当然。明姿画心冷嗤,她对他有什么责?!她瞪了他一眼,恨得直接秒杀他,“陆擎,你明知道我现在是司琛的太太,对你有什么任?”“难道你就没想跟司绝琛离婚?”陆擎脸色黑沉,连语气也带冰冷愤怒的味道。“离?”明姿画一愣,随即头:“我现在还不能离。”开玩笑,她还没查司绝琛跟费思爵勾结的据,怎么能半途而废?来嘛,明姿画以为司绝那个变态软硬不吃,根无法从他身上找到突破。不过那次在寿宴上遇了林雪儿,明姿画瞬间看到了希望。原来司绝也并非天生就是个冷血情的人,他的硬伤就是雪儿。一个人只要有了点,就很容易被人抓到柄,明姿画相信她离搞司绝琛的那一天不远了“如果你是担心司绝琛同意,或者司家人阻碍我来解决。”陆擎之深眼底渐渐涌起一股复杂沉静的望着她,面容清而深沉。“不是,你不白。”明姿画摇头,一难尽。“那是因为钱?陆擎之嗓音浑厚而有力五官神色不禁有些冷硬来。“也不是完全因为。”明姿画还是否认。擎之的脸色真的绷紧了眉宇间有染上了一层戾,声音更是清冷的像卒了一层冰渣:“明姿画你不是喜欢上他了吧?“怎么可能呢?”明姿白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反驳。看着男人漆黑的光探究的落在了自己的上,她不禁深吸一口气正色道:“陆擎之,我事情你不了解,我跟你说不清楚,你还是不要我,我们就继续维持着前的关系,互不干涉,好吗?”“你不想跟我进一步的发展?”陆擎漆黑而深邃的目光,就样直直的看着她,浑身发出诡异而逼人的气势明姿画老实的说:“不。”陆擎之的俊脸一寸的阴沉了下去,几乎,像冬天的树叶打了寒霜样,每一个棱面都刺出冰刃。“既然不想,为么你还答应我今晚的邀?你这一身刻意的打扮难道不是为了勾引我?陆擎之眉头拧得更深了深邃犀利的眼眸冷锐的向她,像冷冽的刀子,怒自威的声音,有种可的意味。面对男人的犀而直白的话语,明姿画免有些心虚,但有些事还是说开了比较好,免他下次又误会。“我是引你了,可那又怎么样一个女人勾引一个男人可以有很多种原因,不定是为了爱情,陆总这身份地位的男人难道还清楚,有很多女人用各手段接近你,其实都是了你的钱跟地位?”“你呢?你勾引我,又是了什么?”陆擎之眼神暗,目光中充斥着一片莫如深的光泽,仿佛像深水漩涡,太过轻易就人吸引进去,迷失在他邃的眼底。明姿画差一脱口而出,当然是为了的男色,难道你没发现小姐在撩你,泡你,想睡你吗?不过心里虽然么想,就这样直白的实实说,很容易打击到他样高高在上男人的自尊“如果我说,我也是为钱,你信吗?”她无辜眨眨眼,算是给了他面,找了个借口回他。没到陆擎之却将她拉近到己面前,那双修长的黑愈加深不见底,深深凝着她:“如果我给你足的钱,你会跟司绝琛离?”“不会!”明姿画不犹豫的摇头。“所以接近我,勾引我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因为钱!”擎之低沉的嗓音磁性而哑的说,眼神一动不动看着她,带着一股与身来的强大压迫感。明姿脸色一僵,没有想到自的谎话,这么快就被陆之套出来,轻易的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