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承楠记

承楠记

作者  |  柔诺

分类  |  言情

张强略有所思地说:“你呢,漂亮又有气质,有较高的文化修养,温文尔雅,通情达理,事业心强,很有能力,我要是教育局局长,我一定任命你为大学校的校长!”赵倩高兴地鼓起掌来:“哇塞!我有那么完美吗?那不是集所有优秀女人的优点了吗?”张强很认真地看着赵倩说:“倩儿,你的确非常优秀,处了天生丽质之外,应该就是素质教育的成果吧!确切地说,是家庭教育素质化的产物!我要为你的父母点赞!是他们教育有方!”赵倩极其高兴地说:“你太会说话了!夸我还不够,还夸我的父母!要是我父母听到,一定非常开心!”张强说:“事实就是这样,我并未夸大其词,有意恭维!”赵倩笑道:“强儿,你既然会夸我的父母,你也夸夸你自己的父母吧!”张强“唉”了一声说:“我爸只顾工作,基本不管家里的事儿,更没有管过我的学习!从小到大都是我妈管我!我学习成绩好,全都是我妈的功劳!但是我不喜欢我妈这样的教育方式,一不听话,或学习成绩没有达到她的要求就打骂!有时候还不让我吃饭,关我禁闭!”赵倩摸着张强的后脑勺说:“或许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教育方式不一样,我爸妈从来不骂我,更没打过我!我是在幸福的家庭长大的!”张强说:“倩儿,我好羡慕你啊!你有这样的父母!”赵倩笑着说:“是这样的,我确实很幸福!我父母,他们之间关系也很好,虽然经常斗嘴,但他们是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争论的。我非常向往我父母这样的夫妻生活!不知道以后我的夫君会是怎样的?”张强笑着说:“我要向你父亲学习,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让你和咱们的孩子过上幸福的生活!”赵倩故作很严肃说:“那你晚上还敢和我吵架啊?”张强腼腆的笑了笑说:“我错了!夫人,请你责罚!”“张强同志,你又占我的便宜了!谁是你的夫人啊?”赵倩故意这样说,其实,在赵倩心里,张强早就是她心目中的丈夫了!张强笑了笑,伸过手将赵倩搂进自己的怀里……经过拌嘴,误会倒是解除了,赵倩和张强的感情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他们越来越相爱了。虽然没有领证,虽然没有举行婚礼,但他们与恩爱夫妻区别不是很大。赵倩感到无比的幸福,经常哼着小调:“时常想起你的好,时常记得你的微笑,时常想起在一起的美好,时常记得你的唠叨……”并把《想着你的好》这首歌设置成手机彩铃。晚饭之后,和往常一样,张强又去赵倩的宿舍了!张强有个习惯,除了赵倩特殊那几天,一来总是先做那事。赵倩也习惯了,早早就洗漱完等着张强。他们总是照常开灯聊这聊那的,张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述说着当天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今天晚上,张强来得比以往迟了一些。赵倩有点儿不高兴地说:“张强,你今天迟到了!到底为什么?”张强笑着说:“倩儿,我去喝喜酒啦!一个同事的女儿结婚!”赵倩由阴转晴,笑着说:“新娘漂亮吗?”张强得意地说:“挺漂亮的,但无法与你相比!你更漂亮!”赵倩笑盈盈地说:“真的啊?那你高兴了啊!你不是在说好听话吧?我真的有那么美吗?”张强严肃地说:“倩儿,你真的很美,自从有了你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街上的女人突然变得黯然失色!”赵倩笑着说:“那是情人眼下出西施呗!”张强连忙说:“不,不,不!你真的非常靓丽!这辈子我要定你了!”赵倩娇滴滴地说:“强儿,容颜易老,等我老了,你可不能嫌弃我哈!”张强一本正经地说:“哪会呢?你老了,我也会老的啊!再说,我又不是喜新厌旧的人,你放心好了,我会和你长相厮守的!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吧!”赵倩也一本正经地说:“男人都这样,婚前温柔体贴,说尽了好话,奴性十足;婚后马上变脸,由奴才变成将军,老子天下第一,把妻子当成保姆使唤!”张强说:“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部分男人的确是这样的,但是也有很多好男人啊,比如我!”张强说完话自己也笑了起来。赵倩说:“量你也不敢!你如果像我前面说的男人一样,我就离家出走!”张强盯着赵倩白里透红的俏脸说:“你就相信我吧!我真的不是那样的男人,我会对你很好的,把你宠的像公主一样。白天你是女儿,晚上你是娇妻!这样可以吗?”赵倩满脸喜悦地说:“这才差不多!我记着了,白天你把我当成女儿宠着,晚上你会温柔体贴!这样的老公我喜欢!我也要定你啦!”说完亲了张强一口。张强醉晕晕地说:“倩儿,我爸妈说要见你呢,你可以和我回家吗?”赵倩假装啥都没听见似的说:“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爸妈要见你!难道你不高兴吗?”张强把嗓门提高了一倍说道。“我不敢去!还是过一段时间吧,好吗?”赵倩故意矜持地说。“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啦!”张强笑了笑说。赵倩掐了张强一把道:“呸呸呸!你敢说我丑,看你还敢不敢?”赵倩再次掐得张强连连尖叫:“哎呦,哎呦!我的姑奶奶,疼死我了,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漂亮,你如仙女下凡,还不行吗?”“哼,这才差不多!”赵倩撒娇道。“这样吧,我妈妈说,叫你明天到家里吃晚饭!”张强道。赵倩故意半天不说话,张强有点急,说:“就这么定了,明天下班后我到学校门口接你。”“那好吧!”赵倩故意装着有点不愿意的样子,免得张强感觉自己那么容易得手。张强开心地笑着,笑得很甜很甜!第二天下午,比较早放学,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张强掌握了赵倩的作息时间,和单位领导请了假,准时到校门口接最珍贵的客人——未来的妻子。坐在副驾驶室的赵倩转头看着正在摆弄方向盘的张强说:“强儿,你说你爸妈见了我会怎样呢?”张强自信地笑着说:“当然是开心咯!你长得那么好看,又是大学毕业,要说有貌就有貌,要说有才就有才。这样的媳妇哪里能找到啊!他们看了你一定还笑地合不拢嘴啊!”“没那么玄乎吧?你以前不是也带过女朋友回家吗?他们是如何表现的呀?”赵倩猜出道。其实赵倩并不知道张强曾经谈过女朋友,她只是想逗张强玩。事实上,张强确实带过一个女朋友回家,并一起住了一段时间。“你怎么知道我处过对象?是张秀告诉你的吗?这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本来就是一件不能回忆的事儿,我们不提也罢!”张强有点儿伤感地说道。赵倩诚恳地安慰道:“强儿,过去的事儿就让她过去吧!”张强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都过去了,幸好有你出现,否则我要伤心一辈子了!”

布局者天下为棋

布局者天下为棋

作者  |  田缕蓝

分类  |  玄幻

评标会议结束,张良才副市长带着所有人去青阳大酒店宴会厅吃饭,期间张海东洗手间时,给吴应宏发了信息,通知吴氏矿业已经标了煤矿开采权。别个人忙碌了大半天,这会儿都在大口吃菜,尽兴喝酒。尤其是张海东,紧挨着张良才、臧世豪而坐,一脸笑容,心情大好,不时倒酒敬副市长、秘书长一杯,又敬了几位矿业大学的教授。而高启荣则一直低着头,闷闷不乐的。酒过三巡,张海东瞟了高启荣一眼,故意笑呵呵的说道:“老高,怎么回事啊,今天难得与张市长一起吃饭,你也不来敬一杯?怎么,是对标的结果有什么想法?”这两位资源局的一二把手,平时表面团结一致,其实也是矛盾重重,彼此都在相互算计着。高启荣强作欢颜,忙举杯起身敬酒,之后满脸堆笑的说道:“张局,看您说的,今天评标结果一出来,标志着咱们青阳市矿业资源又要迈一个新台阶了。等新煤矿开采后,对咱们青阳市的经济发展又是一个有力的推动啊。”张良才听见后笑呵呵的鼓掌说道:“老高,讲的好啊,等煤矿正式开采运行,你们资源局的工作可又要繁重了,你和老张是主管领导,我希望你们二位能够齐心协力,搞好我们青阳市的矿产资源工作啊。”高启荣忙不迭的点头,笑眯眯的说道:“张市长,您放心,我和张局一定会齐心协力抓好这项工作的。”青阳市现在的市政府办公楼是老楼,基础坚固夯实,结构简单牢固,整栋大楼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瓷实劲,让所有路过的人仰望,那是对权力的顶礼膜拜。在张良才带领众人在青阳大酒店开展评标工作时,副市长尚庭松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认真细致地听取着卫生局局长卢邦辉的工作汇报。而在外间的秘书办公区,高见一直在办公室门口等侯,自从之前进去为老板和自己姐夫续茶水后,他在外面已经坐了足足有将近二十多分钟了。一想到自己托姐夫的事情,不知道能不能成,高见坐在椅子有点抓耳挠腮的。办公室里,尚庭松手里夹着一根烟,笑眯眯地听着,他个子不算高,但派头十足,仰着身子坐在转椅,双腿很自然地交叉,右脚不时地抬起,放下。而身材远他高大许多的卢邦辉此时却显得恭敬得许多,坐姿稍稍前倾,双手平放在膝盖,说话的声音清晰而低沉。“邦辉啊,辛苦了。”听完卢局长的汇报,尚庭松微微向前欠了欠身子,好像是在表示对卢邦辉的客气,又好像只是随手弹掉烟灰,动作轻巧而写意。听到尚市长称呼自己为邦辉而非卢局长,卢邦辉知道尚市长对自己近期的工作极为满意,微笑着说道:“王局长不在,我辛苦些也是应该的。”他这句话里面是暗藏玄机,本来向尚庭松汇报工作,一贯是卫生局一把手的事情,是不必劳烦他这副局长的。但现在局长王厚林在党校学习,近期卫生局的工作是由卢邦辉在负责,所以他当仁不让的取得了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权利。另外,据传王厚林党校学习结束之后,很可能会调动去别处任职,卢邦辉这个副局长自然是想争取一下。虽然人事任命历来是市委书记说了算,尚庭松只是一个连市委常委都还不是的副市长,但对方毕竟是分管卫生局的市领导,有一定的建议权。市委组织部在考察候选干部时,会充分考虑尚庭松这分管领导的意见。工作汇报结束,两人又简单闲聊几句,尚庭松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这有点端茶送客的意思了。半晌,见对方没有走的意思,尚庭松抬起头,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笑眯眯的道:“邦辉啊,还有其他事情?”卢邦辉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道:“尚市长,是这样,我和开发区管委会的的孟主任长想请您吃个饭……呵呵!”尚庭松微一愣怔,马反应了过来。前几天秘书高见曾向自己隐约提过,想去开发区当副主任的事情,意思是让叶庆泉来接他的班。没想到,今天高见的姐夫来当说客了。但是尚庭松心里考虑的,与之前高见的想法却有很大差异。尚庭松虽然看好我,但并没有想把我弄到身边当秘书使用,他觉得我是可造之才,而恰恰是想把我弄到他分管的开发区去锻炼一下,以便于能够尽早的独当一面。放下茶杯,看了卢邦辉一眼,尚庭松想了想,重新拿起茶杯,道:“卢局长,这段时间我恐怕没空,事情太多了。”卢邦辉一听对方的语气,称呼自己变成了卢局长,知道这事情估计是没戏了。当下没有再多说话,而是赔罪似得点了点头,转身推门走了出去。在外间看见自己高见时,他都没有像平时那样与小舅子叙几句闲话,只是紧皱着眉,看着对方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高启荣现在的心情可说是糟糕透顶,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丁幸松解释这件事情。下午班不久,我正在电脑通过QQ和青州市资源局的同行咨询事情,办公室的门“哐!”一声用力推开。高启荣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听见我电脑在滴滴的响,将一肚子气洒向了我头,道:“小叶!工作时间什么QQ?啊!工作都做得很好吗?”我被高启荣说的一愣一愣,心想:尼玛,老子这也是在工作好不好?我又没有玩。但这时候领导在气头,我解释什么都是白搭,赶忙先退出了QQ,站起身认错。高启荣斜睨了我一眼,看我态度还算端正,也不好继续找茬,于是拉开自己办公室门,进去后“啪!”的一声,用力甩了门。我见他这么大发雷霆,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诡笑,在椅子慢慢坐下后,思索着今天他应该是到青阳大酒店参加开标了,现在气成这幅德行,应该是没得逞吧?我想了想,摸出手机悄悄地给穆婉兰发了个信息,问道:老家伙回来了,看样子很生气,估计是没帮丁幸松办成事儿,兰姐,你们公司应该了吧?穆婉兰也一直时刻关注着这件事,开标刚得出结果,她已经知道自己公司标了。这会儿她正高兴着,于是给我发来信息说了此事,我也替她感到高兴。紧接着,穆婉兰又发了一条信息:小.弟弟,晚有时间没?出来陪姐吃个饭吧。最近一直忙着,好久没看见你了,挺想你的。这段时间,宋嘉琪晚有时会叫我吃饭,我担心万一时间撞糟糕了,于是有些含糊地道:“吃饭啊?我近期单位事情有点多,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到下班再说吧。”高启荣坐在老板椅,心里一直在大骂丁幸松是没化的土老冒。自己将标底机密都透露给对方了,哪知他竟然做出那么一份破标书,让自己有什么办法呢!快下班时,丁幸松给高启荣打来电话,高启荣看着手机屏幕的号码,皱紧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给他说这件事,想了想,只得硬着头皮接了电话。一接通电话,丁幸松问道:“领导,怎么样?今天开标的结果?是不是没啥问题啊?”高启荣没直接说明,只是说:“晚见了面再说。”挂了电话,起身夹了公包,拉开门径直出去了。看着高启荣这有难言之隐的样子,我不由得笑了。我刚到下班时间,穆婉兰发来信息,约我去一品香海鲜大酒楼,她先去那儿等着我。

大宋之仁君治世

大宋之仁君治世

作者  |  灵素

分类  |  都市

季幼青沉默了一下。她知道龙老师,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老师,更是高二年级组语文组的组长,教学能力很强,脾气也很好,极少对学生大吼大叫。“只是朗读课文?”季幼青也觉得这有些奇怪。“对啊!只是朗读课文而已,而且那首词里又没有什么生僻字。”举出这个例子的女生连连点头。另一个女生也帮腔,“当时她一直不说话,还低着头好像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龙老师还担心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后来呢?”季幼青问。女生道:“后来她只是摇头沉默,龙老师就让她坐下了,换了一个同学来朗读。”‘为什么文秀岫的反应这么大?’季幼青在心中想。想了想,她又问,“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上个月吧,我记不太清了。你还记得吗?”女生问向同伴。另一个女生也思考了一下,说出一个模糊的日期,“我记得没多久就放国庆假了。”“文秀岫对每个男老师的态度都这样吗?”季幼青问。两个女生毫不犹豫的点头。季幼青觉得,这或许是一个调查的方向。将这个疑点在心中记下后,她对两个女同学道:“那你们还有没有印象,文秀岫出事的前两天内,有没有发生什么事?”两个女生一脸茫然的摇头。看到她们这个样子,季幼青又引导道:“可以帮我回忆一下,那两天发生的事吗?大事小事都可以。”这不是什么难完成的任务。季幼青的平易近人,让两个女生也乐意配合她。于是,两人就相互回忆着,给季幼青还原了文秀岫出事前,在班上发生的每一件事。等她们回忆完了,季幼青也没有再找出什么疑点。普通,太普通了。基本上就是普普通通的上学日常,季幼青看不出是什么点刺激到了文秀岫。“谢谢你们,不过如果你们又想起了什么事,可以来办公室找我。”季幼青还是很感谢这两个女生的。两个女生忙不好意思的说,‘不用谢’。也答应季幼青,会再问问其他同学,一旦想起什么事,就去告诉她。“如果我还想更了解文秀岫以前的事,我该问谁?”季幼青突然道。两个女生想了想,其中一个突然指向操场里的一个女学生。“问她,周岚。她好像和文秀岫是一个初中的,据说还是一个班。”另一个女生又道:“不过,同学一年多,我也没看到周岚和文秀岫走得多近,根本看不出来她们曾经是初中同学。”季幼青若有所思。正好,体育老师上完了教程内容,让大家解散休息。季幼青对其中一个女生道:“可以帮我叫一下周岚吗?”女生点了点头,双手在嘴前合拢,大声喊道:“周岚,过来——!”操场上的那个女生,听到有人喊她,怔了一下,然后就快步朝这边跑过来了。等她靠近,季幼青很自然的拿出一张纸巾递给了她。“谢谢季老师。”周岚有些受宠若惊的接过纸巾。“谢谢季老师。”周岚受宠若惊的接过纸巾。季幼青微笑摇头,“不用客气。”椅子坐不下四个人,季幼青主动站起来,对周岚道:“我想和你聊聊文秀岫,可以吗?”周岚一愣,然后木然的点了点头。季幼青不确保她接下来的话,是否有些内容是不宜让太多人知晓的,所以主动邀请她去学校的小卖部买水。然后,季幼青又对两个请假的女生道:“你们两个今天情况特殊,不宜喝冰水。只能等下次,我再请你们了。”两个女生怎么好意思让季幼青请客?忙说不用不用。季幼青和她们再见之后,才带着周岚离开。等两人走远了,两个女生才开始小声交谈起来。“季老师真温柔。”“是啊,和她聊天很舒服,她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呢。”“对啊对啊,我也想说。不过,之前丨警丨察不是来班上问过文秀岫的事了吗?怎么季老师也在问?”“不知道。如果能帮到季老师的话,咱们就帮帮呗。”“好!”学校的小卖部外面有供人坐的桌椅。买了水后,季幼青就和周岚在门口坐下了。现在还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没什么人,坐在这里吹着风,喝着冰水,还是很不错的。“周岚,我听说你和文秀岫是初中同学?”来的路上,季幼青已经让周岚放松下来,没那么紧张。此刻聊天,就直接进入了正题。周岚点头,“嗯,我们同班。”“那她在初中的时候,也很沉默寡言吗?”季幼青又问。周岚缓缓摇了摇头,眉头也皱了起来。“她以前虽然算不上活泼,但是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沉默寡言,人也挺好,在班上挺乐于助人的,学习也不差。”季幼青听得若有所思。周岚口中的文秀岫和其他人口中的文秀岫,包括她见到的那个文秀岫,都不像是同一个人。这么大的改变,到底是为了什么?“你还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的吗?”季幼青问道。周岚很肯定的道:“初三毕业。反正毕业后,大家两个月没见,等开学了,我发现自己和她高中还是同一个班,当时还挺高兴的,想到起码有个熟人。可是,却没想到她整个人都变了,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一样,在班里也变得很沉默,几乎不与人来往,久而久之,都有点阴森森的感觉,大家也都不喜欢跟她玩了。我也认识了新同学,交了新朋友,也就没怎么再注意她。”‘初三毕业……那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才让文秀岫性格大变。’季幼青在心中判断。“其实我最开始在三班看到文秀岫的时候,我还蛮诧异的。”周岚突然道。季幼青问,“为什么?”周岚道:“因为以她的成绩,我以为她应该能进一班的,再不济也是二班,没想到会掉到三班。”季幼青蹙眉深思。北阳一中高中部的入学分班,是按照过了分数线的名单,轮流抽名次,第一轮抽十五人,第二轮抽十人,第三轮、第四轮、第五轮各抽七人。这样的方法,既可以保证成绩优异的学生可以每个班都有一点,但是又能保证入学成绩拔尖的人能尽可能的集中在一个班里,形成所谓的精英班。当然,这种分班不是固定的,每个学期结束的时候,都会根据学生的期末考试成绩再进行调整。但是,按照周岚这个说法,文秀岫在初中的时候,成绩应该非常优异。“这么说来,她中考的时候,发挥失常了?”季幼青道。周岚点了点头,“嗯。我后来遇见过初中班主任,她也很惋惜的说文秀岫的中考成绩有些可惜。”季幼青和周岚聊了大概十几分钟,在确定她提供不了其他线索后,才和她告别。在班上搜集信息完毕,季幼青直接回了教室办公楼。不过,她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高二年级组的大办公室。正好,三班的语文老师,龙老师没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