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161章 强制攻略
平台ios下载

更新时间:2021-04-20 17:39:15

我要打赏
安装说明
打赏共885185恒币
可以吗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苹果版Store

我要评论
资源下载平台
评论共6203条
海量软件高速下载

安装指导

我心花怒放间,用力的将美人揽在怀,双手温柔地游.走着,不停的抚摸着她,两个人的身子也紧紧地贴在一起,下意识地摩擦着,喘.息声渐渐变得浓重起来。

回复(40)

苹果游戏下载
琉西

  • 盗天引
    可以吗

    黑色雅阁重新启动,往前开出一段距离,在一间饭店门口停下,一个看去和杨浩有几分相像的年人从车下来,带着杨浩母子二人一起往饭店里面走去。

    回复(29)

    烟寒若雨

  • 以法律之名
    安卓下载中心

    不过,这次前来农机厂视察的是副市长尚庭松,他手里掌握着那笔专项资金,可算是农机厂的财神爷,吃罪不起,刘先华算有一千个不情愿,还是赶紧收拾了桌面,出门迎接。

    回复(46)

    颜雪菲

  • 救助被学习盯上了怎么办
    是干嘛的

    周恒阳却摇了摇头,皱眉道:“面也很复杂,那么多领导,未必都是想唱一个调子,要是有人利用这个做章,也很容易的。”

    回复(39)

    夏颜伊

  • 5566
    支持可靠

    从某种意义来讲,官场角逐的激烈程度,要远远高于商界,若是在较量失势,折戟沉沙,恐怕一辈子都别想翻身……“你在那磨蹭什么呢,走快一点呀!”

    回复(71)

    璐鱼

  • 傲娇女神很专情
    安卓下载

    我登时愕然,随即醒悟,咧嘴笑了起来,没想到宋叔叔这么厚道老实的人,居然也会装醉。不过,我还是扶着宋建国走出去,微笑着道:“宋叔叔,你没什么话想要问我的吗?”

    回复(86)

    茹画

  • 我靠签到重建涡潮忍村
      周边推荐

      在极度的亢奋,我保持着一份清醒,双手灵活地将她那牛仔裤向下褪去,这会儿,张晓芬已经自觉的撅起了屁股。我盯着那粉嫩雪白的两片桃瓣,感觉到血脉贲张,在热烈的拥吻之,双手忙碌了一番,便把身子奋力向前挺去,鼻端发出一声闷哼。

      回复(40)

      潇湘夜雨

    • 念少年
      电脑游戏下载

      在极度的亢奋,我保持着一份清醒,双手灵活地将她那牛仔裤向下褪去,这会儿,张晓芬已经自觉的撅起了屁股。我盯着那粉嫩雪白的两片桃瓣,感觉到血脉贲张,在热烈的拥吻之,双手忙碌了一番,便把身子奋力向前挺去,鼻端发出一声闷哼。

      回复(82)

      清漓

    • 我在洪荒当族长
      大厅安全

      宋嘉琪轻笑道:“那还用问吗?当然是做官了。”我摸着鼻子,微笑道:“为什么?”“很简单啊,你要是当了官,那些工商税务的人再敢来我小店找麻烦,我报出你的名字,把他们都吓走,那多威风呀!”宋嘉琪一副悠然神往的样子。

      回复(12)

      斗阑干

    • 我变成鲲了
      指导经验

      刘先华微微皱眉,没有立即说话,而是拿起报纸,重新看了一次,沉吟良久,才缓缓道:“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还不严重?”

      回复(79)

      柔倾语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手机版介绍

      书友还读过

      寄生并不是值得开心的技能
      建议推荐

        寄生并不是值得开心的技能
        演示活动

        玄幻  |  水晶之恋

        我一听有这好事,急忙说我正想这样的书籍。老头让我随他到他里去。我随着他来到他的家里。从一个纸箱子里取出来一个用红包裹着的书本。打开红色包裹,面露出一本泛黄的书本。他哆嗦手递给我。我接过来,见书本的面写着《金刚经》。这本书看起有些年岁了,装书的线有些都断。我翻看了一小会,大部分看不,有些茫然。老头看出了我的意,他说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些看不,但是以后会慢慢看懂得。我给头一些钱,老头说什么也不要。和老头又说了会话,到了天快黑时候,我回到厂子里。到了第六,朱厂长对我说,今天有辆大货要去呼兰林场,我可以和他们一去。我跟着两个人上了车。车子路无事,在中午时分到了那座小。从玻璃窗里,我看见在小桥旁树林里,有两座坟墓,坟墓上有个破旧的纸扎的自行车。我想这个纸扎的自行车就是那晚上两个尸人骑得吧。车子到了小桥的对,在右边有一座坟墓,上面显得光滑,一看就知道上面经常有人行。我脑子里立刻想到了那个老婆,苍老的脸,满脸皱纹,怪笑。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出于好,我特地提醒两个司机师傅晚上要从这里过路。其中一个四川人会喝酒,操着浓重的四川话对我:”没求得啥子大不了勒得!“我说这里有个脏东西,很吓人的你们是斗不过那个东西的。他接说:”啥东西也不怕,想当年老在四川想打那个打那个,如今到了东北老子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知道他们都不相信我说的话,只作罢,心里默默的替他们祈祷,望他们回来的时候一定选择白天千万不要在晚上经过这里。经过路的颠簸,终于在下午快黑的时到了呼兰林场。虽然只有短暂的天,但是我还真的很想念他们,其是王哥,林青,还有老李和大生小崔。他们见我回来了,也是高兴,看上去他们也很想念我。们问这问那的。吃过晚饭,开始车。车子开走的时候,又到了十点钟了。我们累了一天,很快躺铺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之中,我觉身子发凉,我用手把被子向上了拉,又昏昏沉沉的睡了。又过一会,我察觉到似乎有人在向下被子。我睁开眼睛,发现一团红的身影站在我的面前。我当时惊一骨碌爬起来。我看见面前站立一个女子,面上的皮肉向下一块的掉落,双眼向外冒血。我的头发麻,全身发凉。我尖叫起来。旁边的王哥被我的叫声惊醒了,余人等也相继从被窝里伸出头来恐的看着。这个女子转过身子,慢地走到屋门口,瞬间消失了。知道这个女子为何喜欢我们的屋,里面到处都是脚丫的臭味。早起来,我们发现屋子里到处倒是红色血迹。屋门外,那个小黄狗身发抖,尾巴耷拉着,可怜巴巴看着我们,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所。我知道这条小黄狗的阳气是抵不住那个女鬼的。白天我们照样到山上去砍树,但是我们砍树的候还是十二分的小心,一有风吹动就想向山下跑。晚上吃完饭,便钻到被窝里看那本《金刚经》《金刚经》是古印度一本古书,的全名叫做《金刚波若波罗蜜多》。主要讲解一些人生悟道的佛。《金刚经》也是个大寺庙里主修习的书籍,比如给人驱鬼降魔会用到。其内容极其深奥难懂,有老师的讲解,几乎难以领会。看着里面枯燥的经文,有些昏昏睡。目前流行的版本是由鸠摩罗叶大师翻译的,解释的也比较好只是无法找到解释原文。就这样了几天,拉木材的车又来了,来司机不是上次的那两个,听他们那两个四川籍司机经过一座小桥出了车祸,车子翻倒在桥下被木压在水里淹死了。我对小桥两旁墓穴不由得变得谨慎起来,我想后千万不能在夜间从那里经过。想起那个瘆人的女鬼,我打心眼就害怕,但是为了完成领导交给们的任务,我们还是照样上山去树。有一天,到了中午吃饭的时,我到一块大石后撒尿,偶然看在大石的下面有个洞穴,洞穴里隐约约有个动物。我当时大喜,为里面不是兔子就是黄鼠狼。我来一根树枝,伸到里面试探,它有动,我撤回树枝的时候,却把拽了出来。我仔细看,见原来是张狐狸皮,这张狐狸皮呈紫色,常鲜艳,就像刚从狐狸身上脱下一样,我想这是谁把狐狸的肉吃,却把狐狸的毛皮藏到了这里。的猜测完全错了,接下来的事情直令一个正常人发疯。我当天砍树,拿着狐狸皮回到了住处。大伙看过后都笑着说这是一只成了的老狐狸的皮,据说要五百年才蜕一次皮,都提醒我要小心了,不定是个女狐狸,别被狐狸精吃。我没有当回事,就把它放在了枕下,想着当冬天来临时作一件肩御寒,听人说东北的冬天是很的,冻死过人。我吃过晚饭照样到被窝里看书,其余人围在一起牌。到了很晚,别人都睡了,我在看书,我看着看着,忽然感觉身子一阵阵的发热,还打起哈气不一会流鼻涕,淌眼泪,不仅如,脖子后面还疼,耳边感到有呼的风声,我想我是不是感冒了。了明天的公分,我急忙钻进被窝睡了,迷迷糊糊之中,我看见有漂亮的美女来到我的床前,她伸白皙的小手,把一块白色的丝巾给我,然后轻轻地向我吹口气,感到全身软绵绵的。她笑着对我,今后我就是她的弟子了,因为和她有缘,我问她是谁,她说她山上的千年狐仙。我心里一惊,了,我从被窝里坐起来,借着灯,我看见我的被子上确实有条白的丝巾,还飘着香味,我急忙向边看了看,见王哥,林青等都睡死沉,我急忙把那条丝巾从被子拿过来,塞到我衣服的口袋里。心里默念我从《金刚经》上面学了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当我念得时候,我心里充满了能,这是我以前不曾感觉到的,我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到了半时分,我还没睡着,门外的小黄惊叫起来,狗深夜惊叫无非就是冤魂经过,如果狗叫个不停,说那个冤魂停在那里不想走,如果叫了几声,然后低声呻吟,并且着尾巴,说明那个冤魂是个厉鬼对于鬼类,只有厉鬼才能伤害人,他们不遵守异次元的空间规程擅自穿过空间单元来到人间,由他们都带有极高的阴毒寒气,所遇到阳气衰弱的人就会侵害人。些人是阳气衰弱的人,根据我从上及老人讲过的实践经验来看,些喝酒贪杯的人,贪恋女色的人贪得无厌的人,狂妄自大的人,狠残忍的人,不务正业的人,品不端的人都在此类

        寂灭魔裔
        可以选择吗

        寂灭魔裔
        下载安卓游戏

        玄幻  |  卿萧

        余成都还有个外号叫余专家,送桥里好些个商贩都是他的粉丝,侧面也证明这个余成都有两把刷。他祖辈是开当铺的,家里藏的西不少,从小耳读目染,倒有些界。听见余成都一口道出这烟杆年代,众人也有些惊奇。这当口余成都看着烟杆上那JB两个英文字母,不由得咝了声,皱紧眉头摸着下巴自言自语。“JB!?”“捷豹?!”“结巴!?”“劲!?”“咝……”“这个是啥子思喃?”“明明烟嘴跟烟杆包浆差不离,铜绿铜锈也是老的,烟年代至少也得有一百年了……”可……这JB又是个啥意思?”“难道是烟杆的牌子?”余老板身的几个跟班小弟凑趣的讨好接话“鸡扒牌烟杆!?”余成都回头是一巴掌,怒道:“鸡扒个锤子”“你才是个鸡扒。”“你听见有叫鸡扒牌的玩意没有?”挨打跟班捂着肿起老高的脸,嗳嗳嗳苦笑着,满脸苦相。周围的摊主路人们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余都抠着光秃秃的脑袋,眼睛眯成条线,皱眉苦脸,似乎已经陷了去。“难道谁叫JB这人!?”“嗳,我说,这烟杆你卖了多少。何猴子比起了一个手势:“一千”“呃……一千块!?”“倒也算贵。也不离谱。”余成都点着来,曼声说道:“我出一千五。我包起来。我拿回去慢慢琢磨琢。”听到这话,何猴子顿时眉开笑,不住点头。“余老板就是大。”余成都倒也不客气,挥手叫拿来手包,开始数钱。何猴子则向曾子墨,呵呵说道:“美女,好意思,对不住,这烟杆人余老要了……您……”曾子墨怔了怔娇声说道:“何老板,这烟杆你卖两个买家吗?”何猴子呆了呆嘴里啊啊两声,灿灿笑说:“这是……不是……”“人余老板那……”“嘿嘿……对不住您了…”曾子墨紧紧的抿着嘴,瑶鼻轻。余成都嗯了一声,笑了起来,脸横肉堆在一块。色眯眯的打量曾子墨,咂咂嘴戏谑叫道:“怎?”“美女你也想要这烟杆?”子墨看也不看余成都,对何猴子声说道:“何老板,做生意讲的信,我先拿到的烟杆,我已经付,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猴子面难堪,嘴里打着哈哈。余成都却色色的笑着说道。“要我说,这的旧家什还真不适合你这样的黛妹纸……”边上的人全都哄笑起,看曾子墨的眼神中充满了猥亵欲望。曾子墨玉脸一下红潮涌动杏眼水雾蒙蒙,羞恼异常。红扑的脸蛋在阳光下更显娇嫩,都快出水来。胸口起伏不定,那高高连绵应在众人眼底,无数人暗地吞着口水。余成都粗鲁不堪的话令自己羞愤难当,自己这个天之女何时受到过这样的调戏当当中辱。莲藕般的手轻轻颤抖,更显白。没有半点犹豫,当下就要丢烟杆。这时候,一只黑乎乎的手住了曾子墨的玉臂,轻声说道:你不放手,谁也拿不走。”金锋话语传入曾子墨耳内,不知道为么,曾子墨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下。侧首看看金锋,轻轻嗯了一声将手里的烟杆握得紧了些,丝毫在意自己的手臂就在金锋黑乎乎手里握着。余成都哦了声,漫不意的扫扫民工打扮的金锋,鼻子哼了一声,满是轻蔑。“哎呦喂美女出门还带着保镖的啊……”电影里都是道士下山,我看你倒是个农棒子下山……”金锋瞥了成都一眼,冷冷说道。“吃了大记得要刷牙!”。余成都笑容顿凝结,盯着金锋,嘶声叫道:“子,你想搞事是不?”一脸肃容金锋清冷说道。“我看上的东西没人能拿走!”眼神中的那股豪aa如高山般伫立。余成都面色阴森,冷笑说道:“巧了。我也看这个玩意了。”“我今天还就非把买了。”金锋淡淡说道:“你不走。”余成都冷冷说道:“你试!”金锋静静说道:“你试试”虽然金锋这个男人穿着打扮就是个民工,甚至连民工都不如,脸上那股子精气神却是有种目空切的感觉。金锋看自己的那股子神令余成都很不舒服,嘶声叫道“我今天还真就买定这烟杆了。余成都话一出,身后那些个狐朋党兼小弟们齐刷刷的站出来,冷迭迭望着金锋。周围的人微微变,不约而同的往后退。瞧这架势估计要开片的节奏了。曾子墨有发慌,低低拽拽金锋,轻声说道“不买了。我们走吧。”金锋却不不为所动。余成都占尽天时地,满脸嚣张,极尽蔑视扫扫金锋“跟袍哥斗。作死!”大声叫道“不是我瞧不起你,小子。在哥眼里,你就是这个……”“跟我?!”“哥的钱堆起来,比你还。”“猴子,你这烟杆喊价多少”何猴子瞪圆了眼睛,摊开手来五指张开。余成都大叫一声好!眼鄙视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五千就五千!”“我,不还价。“袍哥人家不差钱!”“这个**烟杆,我拿回去慢慢研究!”何子大喜过望,双手伸出去就要从子墨手里拿烟杆。曾子墨挨着金站在一起,玉臂与金锋的靠在一,丝丝酥麻。“怎么办?”“我钱。我们跟他抬价吧。”金锋转看了看曾子墨。“我说过,你不手,没人能拿得走。”平平静静一句话,曾子墨却在金锋眼中看了一股从未有过的豪情。一瞬间曾子墨的心都在颤栗。“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小子,告诉你钱就别装。”“现在这年月,比就是谁的钱多。”“你,现在没可说了吧。”“猴子,把烟杆给拿过来。”何猴子嗳嗳应承,双就要抢曾子墨的烟杆。面对余成和何猴子的步步紧逼,金锋此时刻,上前一步。沉声一字一句说。“规矩,还要不要?”何猴子时间心中咯噔一下,浑身僵硬,手定在半空。慢慢抬起头来,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兄弟…”这一幕出来,令在场的人都住了。余成都猖狂至极,大笑说:“什么规矩?”“你给我讲规!?”“我钱多,我就是规矩。

        功夫球皇的奇妙人生
        APP下载中心

        功夫球皇的奇妙人生
        特色说明
        
        

        玄幻  |  钗娲

        更别说出卖自己的主子了!“高田晚上喜欢一个人睡觉!”刘长咬牙切齿地说道。“刘哥,您不把我当傻子啊,您说这情报值一个大洋吗?”刘长金拿出了一根,手有一些哆嗦,洋火点了几次点着,终于,他恶狠狠地说道:高乐田每次外出,都带着四个随保镖,而且他的路线经常会临时变……”“瞧,刘哥,一百个大,咱们继续!”“高乐田最宠爱就是他的三姨太,他对三姨太几是言听计从……”一个小时的时,丁远森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刘哥,我派人送你回去吧。”“哪?”“牢房。”“不行,咱们赌,我就不信不能翻本。”“刘金,你脑子坏了吗?”丁远森笑:“现在,你对我一点利用的价都没有了,谁他妈的还有兴趣陪玩?”“报告!”“进来!”“长金全交代了……后天,他会去园路号拜会他的老友胡四立,一两辆轿车,两个贴身保镖和他坐辆车,另两个保镖和三姨太坐一车。”“具体时间?”“时间不,刘长金也不知道,每次都是高田临时决定的!”“这么快就知这些了?”翁光辉喃喃说道:“刑没有?”“不敢,翁区长特别代的,绝无用刑。”翁光辉忍不多看了这年轻人几眼。看样子是些办法,能够在不用刑的情况下让对方开口。在那想了一会,拿办公桌上的电话:“让徐满昌进一下。”没一会,上海区行动一队一小队的队长徐满昌就走了进。这人二十八岁,算是老资格了见谁都是客客气气,一脸笑容,上海区有名的笑面虎。可据说以的队长,就是被这只笑面虎背后黑手搞掉的。“徐满昌。”“到”“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光辉把才搞到的口供仔细说了一:“执行上峰命令,再次对高乐进行刺杀,行动由你负责!”“!”“还有。”翁光辉停顿了一:“这次行动,把小丁也带上,份情报是他弄来的。”“好的,的。”徐满昌一迭声的答应了下。丁远森早听说了,徐满昌这个不是一个善茬,一出办公室的门立刻说道:“徐队长,我从来没行过任务,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哪里哪里。”徐满昌满脸堆:“丁助审年轻有为,又是翁区亲自委派的,这怎么行动,还得丁助审拿个主意才行。”说着,是一脸委屈:“你说,这光有路,也没个准时间的,怎么伏击?园路又是有名的闹市区,枪声一,巡捕房的人立刻会到,咱们没撤退啊。”徐满昌说的话虽然笑藏刀,但也是实话。工部局警务早就和力行社有过约定,力行社公共租界的活动,他们睁一只眼一只眼,可要是闹得动静太大,巡捕房立刻会抓人。丁远森略一吟:“徐队长,您要是信得过我烦您借我几块钱。”“做什么?徐满昌面色一变。这人最是贪财要他的钱简直和要了他的命一般丁远森急忙说道:“我中午出去趟,晚饭前我想办法把更加准确情报弄到手。这算是行动费用吧能报销。而且行动一旦成功,全是徐队长指挥得当。”他这也是办法,之前的奖金全换了身上这行头了。三十个大洋啊。人穷志。徐满昌在那想了想,也是。反都是报销,也不用自己出钱。他出笔记本钢笔,在上面写了一行,撕下交给了丁远森:“去财务领十块钱,事成了报销,要没成从你的薪水里扣啊!”我草!丁森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现你怎么做?”徐满昌问了声。丁森一笑:“我去,偷个路线!”远森从黄包车上下来,给了一毛,从容的走进了“路易西餐厅”这是一家法国人开的餐厅,上海些追求洋派的有钱人都喜欢来这。丁远森的一身行头还是很精神,不知底细的人一看,不定是哪的小开。服务生急忙帮他开了门先用英语问了好,接着又换成了海话:“先生,侬好,几个人。“一个。”“好咯,先生,请跟来。”丁远森掏出了五毛钱塞到服务生的手里:“我想要那边靠的位置。”服务生不动声色的收了钱:“我帮您安排,先生。”照刘长金的交代,高乐田的三姨每天下午点都会来这家西餐厅,上一杯咖啡,吃上一块蛋糕,静的坐上一小时离开,雷打不动。且,坐的就是自己对面的那张位。高乐田最宠爱的就是这位三姨,也许,从她身上能够找到线索丁远森看了一下时间。点。一辆车准时的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司先下来,帮着打开了车门。一个着淡蓝色旗袍,踩着白色高跟鞋看年纪顶多只有二十三四岁的女下了车。盘着头发,人长得很漂,尤其是一双杏核眼,勾人魂魄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狐狸眼吧。高田的三姨太!丁远森的脑子里,断的根据刘长金的供词,描绘出三姨太的长相,和这个女人一样就是她!身边还有一个丫鬟一个镖,但都站在餐厅门口,没有进,双双站在餐厅门口。丁远森算长见识了。像丫鬟保镖这样的下,一般是没有资格进这种高级餐的。要不然会让人笑话没规矩。厅为了自身的形象,也不会让他进。什么黑社会的流氓,这种外餐厅根本不怕他们。像过去丁远在电影电视里看的,一个流氓头,带着穿着短打的手下,大摇大走进外国餐厅,其实在这个时代上海基本不会出现。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杜月笙了。三姨太是熟了,居然是餐厅的中方经理亲自接,并且客气的把她请到了固定位置上。就是她!丁远森要想成完成任务,全都落在这个女人身了!三姨太坐在餐厅里,也不用单,经理和服务生自然知道她的好。丁远森一声不响的观察了一。魔术师,是需要观察观众的心活动,用来掌控全局的,所以从层意义上来说,一个好的魔术师也是一个业余的心理学家。丁远在闲暇时间,也会经常去研究关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向真正的专请教。这个三姨太坐在那里,手端着一本书,那是一本当世最红家,“鸳鸯蝴蝶派”的领军人物恨水写的《春明外史》。这书最在报刊上连载的时候,被不少老文人横加指责,可随着民国风气来越开放,接受并且喜欢上这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三姨太看得心致志,只是偶尔喝一口咖啡,一小口点心

        腹黑农家女
        指导和帮助

        腹黑农家女
        正式版下载

        玄幻  |  冰凌雪儿

        看李扬这阵势似乎躲是躲不去了,她完全是有备而来。心里想,她肯定有什么事找,看看情况再说。我打开车,说:“上车吧,我请你去大厨饭店吃饭,你看怎么样”李扬咬着手指头沉吟片刻说:“郑大厨啊,听说还不,去尝尝也好,走吧。”我到李扬把舌头伸进嘴巴咬着样子,心里一阵冲动,我赶坐进驾驶室,掩饰着自己身的窘迫。在车上,为了不让扬注意到我的窘态,我没话话地问:“刚才去百盛买了什么好东西,是不是给李玉的啊?”李扬说:“我才不给他买东西呢,他不过是我识的一个朋友,凭什么要给买东西?”我说:“那你是自己买的喽,买的不会是情内衣吧,呵呵。”李扬伸出打了我一下,说:“坏人,想好下流,我买了身衣服,买了口红和眉笔,要不要我给你化化妆,把你打扮得更娆些啊。”我笑着说:“不了,我已经够妖娆了。对了昨晚李玉是不是直接送你回了,你们两个出去没干点啥事吗?”李扬不快地说:“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怎么老我和李玉扯在一起,人家都诉你了,和李玉只是普通朋关系。”我心里暗骂:去他的普通朋友关系,不装逼你死啊。不过反过来想,这女一再强调自己跟李玉只是普朋友,会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法?李扬似乎注意到了我走了,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小伙没安好心,想什么你?”我连忙解释说:“没什么啊,大白天的我能想什。”李扬突然伸出手,抓住我一把,说:“没想什么这什么!”我心里一慌,车都不稳了,差点撞上路边的栏,拼命打住方向盘才把车重控制住。我心里来火了,大说:“你搞什么飞机,正开车呢,你不想活了啊。”李的手仍然没有松开的意思,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说“你这个坏人,思想很下流”我尴尬地笑了笑,自嘲说“大家都是饮食男女,偶尔想坏事也是情有可原的嘛。李扬满脸坏笑地说:“你想事我不管,可如果想的那个是我,我可是要生气的哦。在拐弯处我猛地来了一个大弯,李扬控制不住身体,头点撞到窗玻璃上,手自然地开了去保护自己的脑袋,我才顺利摆脱她的纠缠。李扬急败坏地说:“你要死呀,么大动作,就不怕出车祸啊”我还击道:“你抓着我的弟就不怕出车祸啊,开车呢别开这种玩笑。”李扬心虚笑了笑,说:“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专心开车吧。”分钟后,我们来到了郑大厨店,我停好车和李扬从车上来,走到郑大厨饭店门口。迎小姐是两个身材高挑,长很标致的小姑娘,两个人都我从江海大饭店高薪挖过来门面的。看到我带着一个女过来,两人笑意盈盈地点点说:“唐大少来啦。”我问们:“李嘉文在不在?”门说:“刚才出去办事了,可一会回来。”我接着问:“在还有哪个包房空着?”门说:“只有六号小包了。”说:“那我就去六号,李嘉回来让她到六号包房来找我我有事找她。”门迎点点头说:“好的,我这就叫人把号包房的空调打开。”在我门迎说话的时候,李扬用奇的眼神看着我们,似乎不太白我的口吻怎么如此像这里老板。因此当我和李扬在六包房落座后,李扬忍不住问“唐大少,你好大的气势啊说话的口吻怎么像这里的老一样。”我笑着说:“我妹是这里的老板,她在国外留,所以平时这里由我来监管”李扬说:“哦,难怪了,是说国家公职人员不让经商,你这可是违法啊,小心我报你哦。”我解释说:“我不是企业法人,只是帮我妹照顾,而且不负责日常经营打个擦边球嘛,要不然我们点工资哪里够花费啊,国家职人员也是要吃饭的嘛。”扬不屑地说:“切,谁不知你们这些当官的,工资那么,还有灰色收入。有句顺口不是就是说你们这些当领导部的:工资基本不动,老婆本不用。你靠工资吃饭,鬼相信哟。”我认真地纠正说“不瞒你说,我还真没有灰收入,就是靠工资和自己炒赚点钱。”李扬说:“你是长啊,怎么会没有灰色收入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我:“我得纠正你一点,我是局长,不是局长,没有多少力,所以也没人贿赂我。况靠接受贿赂跟要饭有什么区,我更喜欢靠自己的能力赚。”李扬轻蔑地说:“你少,嘴上说得冠冕堂皇的,背说不定收了别人多少好处呢”我有点来火了,心里想,妈的,既然你这么仇视公务,干吗还老跟公务员混在一,这不是犯贱嘛。我懒得跟多费唇舌,既然你认定我是贪官污吏,我也不想向你证什么。李扬见我不说话了,才的轻蔑立即不见了,小心翼地说:“生气啦,不好意哦,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你别跟我一见识。”我气呼呼地说:“然你不相信我,我也不知道什么好了。”李扬赶忙道歉“对不起呀,别生气啦,我了。你这么年轻就当上常务局长,局长不是早晚的事嘛到时候求你办事给你行贿的就多了嘛。”我反问道:“是不是认定公务员都行贿受?”李扬说:“有这个权力吗不给自己捞点好处呢,不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嘛。”说:“那你觉得李玉受贿了有?”李扬说:“他我就不道,反正他从来不缺钱。话说回来,他哪能跟你比,他你年龄一样大,你是副局长他才是个副主任,相差也太了,没有可比性。”我看着扬,这丫头眼睛里闪过一抹婪之色,看来她缠上我主要为了钱。在她的概念里,只是当官的都贪污受贿,都有,有钱就舍得在女人身上花,她多少能从我这里得到点处。本来我对李扬还有几分感,可听了她这番话,感觉无非是个十分庸俗势利的女,顿时让我对她的印象大打扣。正巧,服务员走进来让菜,我把菜单交给李扬,让随意点。李扬也不客气,一气点了四个菜,还净挑贵的,让我心里更不舒服。李扬完菜,服务员问:“请问两喝什么酒?”我心里不太想李扬喝酒,以她昨晚在酒吧表现,她喝了酒容易乱性。昨晚刚碰了王斌的马子,今就惹了一身骚,不想再跟李的相好有什么事发生。我急说:“我们不喝酒,喝饮料”李扬马上表示反对:“喝料有什么意思,还是喝酒吧你们这里有泸州老窖吗?铁原浆那种。

        极道升级系统
        下载游戏大厅大全

        极道升级系统
        怎样

        玄幻  |  夏黎

        “小岚,是你自己把事情想太严重了,我们没有成为恋,至少,我还是你的朋友。要是想给我打电话,随时都以,我不会挂掉你的电话。“安夏,谢谢你。”刚回完岚的信息,又是一个陌生号打了进来。“是安先生吗,是安雅尔公司行政部胡明,公司领导研究决定,你被录了。”接到这个消息,真是出望外。我在乎的不是安雅公司营销总监助理的职位。关键的,是我可以到安雅尔司,以后想见苏雅,也就方多了。尽管在安雅尔公司里苏雅是老板,我只能对她尊。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只每天能看到苏雅高挑动人的影从我的面前走过,闻一闻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特有茉莉花清香,我也就心满意。“胡经理,请问我什么时可以到公司上班呢?”“如你的时间能安排过来,明年可以到公司上班。”“那我天就到公司报到。”苏雅,美丽的女神,你的出现,给的生活带来了期盼和激情。为有你,我才懂得了思念一人是什么样的滋味。等待一人,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你迫切盼望着你想见的那个快些出现的时候,等待就是种煎熬。就像我现在这样,停地看时间,不停的渴望电能响起,手机荧屏上能出现雅的名字。接到苏雅的电话苏雅已经到了我住的楼下。小跑着赶到小区门口,一辆色的五系宝马停在那里。车摇下,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在窗口张望,我一眼就认出她就是苏雅苏雅也看到了我冲我招手。门口的保安看到上了一个漂亮少丨妇丨的宝车,目光一直注视着我们车渐渐远去。“苏总。”我上以后,给苏雅打了招呼。“夏,你就叫我苏姐吧。”“的,苏姐。”“胡经理给你电话了吗?”“打了,胡经通知我,明天就可以到你的司上班了,我别提有多高兴”苏雅把头侧过来,微笑了下。“你高兴什么呢?”“们公司那么多的美女,上班会有好心情,你说我能不高吗。”苏雅拍了一下我的头说:“你还没有去上班,想的就是去看美女。”“苏姐我是开玩笑的呢。其实,最我开心的就是……”“是什?”“是因为有苏姐这么好老板,能够为苏姐做事,就一件幸福的事情。”“我还第一次听员工这样夸赞我,能是你还没有和我共事,才这么说。公司里的员工都说我是最严厉的老板。”“严的老板,并不代表这个老板不是好老板啊。”“这话你得很对,虽然我在公司里对工很严厉,甚至对工作要求刻,但是,公司里的员工都尊敬和喜欢我。下班以后,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这点,公司里的员工也很喜欢”“苏姐,好老板就是让员又敬畏又喜欢。能够在苏姐公司里上班,碰到苏姐这样美女老板,我当然高兴啊。我说着,盯着苏雅嬉笑。“夏,你真可爱。”苏雅笑着嘴角撅着,那么的迷人。真不得凑上去,亲吻一下。苏开车带着我,去了一家很有典风韵的西餐厅。这里,苏好像很熟悉,她一定是这里常客。我只是好奇,这里的修气氛,和苏雅都市时尚女的个性完全是两种格调,苏为什么会喜欢在这种餐厅里就餐呢。坐下后,苏雅似乎出了我的心思。“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环境来就餐。”苏雅一手托下巴,迷人的眼神,像这个市中的霓虹一般,妖娆得让着迷。“姐,以你开朗,大,现在都市的弄潮儿的个性我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古典雅的环境,能够把心沉淀于样的氛围中。”“姐也有怀的一面,喜欢在城市的一隅寻找一份安宁。就像现在这,感受着大街上没有的宁静把工作中的烦躁和疲惫在这得到释放。”“姐,你有太的地方吸引男人,我能够和姐在这个城市里再见面,真有点意外。你说,我们是不有缘呢?”“安夏,那天晚是我心情不好,也是对世上人的憎恨,你别多想。我跟回家,并不是对你有什么好,而是把你当成我情感的发。所以,我们那天晚上的事,请你以后不要再提起。”姐,你说的不是真的,不是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得出来,的眼里充满了情,而不是恨”“我是骗你的,男人骗了的感情,女人为什么就不能骗男人的感情呢。安夏,你对我有想法,我们也不合适姐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和男谈感情。”我想去抓苏雅的,刚碰到苏雅,她警惕地缩回去。这一刻,我从她的眼里看到了陌生,似乎,我与思暮想的苏雅之间,突然拉了一段距离。难道,所发生一切,苏雅说的都是真的。只是成了她不开心的时候,望的发泄,对男人憎恨的践。“苏姐,你离开后,我脑里是抹不去对你的想念。因你的突然出现,像一个美丽幽灵,带走了我的灵魂。想,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当我努力的想忘记,把你当生命中匆匆的过客,没有抱何希望的时候,你又在我的活中出现了,又把我的失望变成了一种希望。”“安夏这只是你的想法,我对你没丝毫的意思,也从没有对你过感情。你在我的眼里,就兄弟一样。”苏雅说着,眼闪烁,不敢正眼看我。我不弃地追问着。“不,不是这的,我不是苏姐的弟,我是姐眼中疼爱的小男人。你说,我是你的小男人,你永远不会忘记小男人。”“不错你就是小男人,天真的小男,还相信一个早已对感情不任何希望的女人的谎言。安,听苏姐的,忘记我们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我是愿意把你当好朋友,好兄。”“苏姐,你给了安夏心一道伤痕,是你让安夏找到一种激情,一种对女人日夜思念。现在,你又给安夏带失望,掐灭了我刚刚找到的望。”“安夏,姐不是故意,姐害怕感情,害怕男人的害。”“苏姐,我不怨你。这个城市中遇上你,被你迷了我的魂,这就是我的命。“姐对你说了这些话,你还去我公司上班吗?还会把苏当朋友吗?”“苏姐,我会。我要在生活中,用爱的呵来为姐的那段情感疗伤,我让苏姐知道,不是所有男人只能带给女人伤害。也有的人,能带给女人温馨的幸福”“安夏,我希望你来到我公司后,用心的工作,发挥的才能。”“姐,我会的。后,我会像公司里所有员工样,把姐当成尊敬的老板,会再对姐有邪念。我会学会记,学会适应。”“谢谢,能遇到你,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