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做梦也能变强
苹果下载中心

做梦也能变强
平台ios下载

玄幻  |  湘歌瞳瞳

还有一个床位是空着的,本来是人的,但是没来报道,所以就一空着。我们宿舍里就四眼儿来的早,自己去了教室,我们几个都等人来齐了之后一块儿去的教室路上的时候高瘦还跟我们他去过室了,发现我们班美女还挺多的当时我们几个就兴奋了起来,都等会一定要好好看看。虽说我已有于涵了,而且于涵长的还那么亮,但是谁不希望自己班里的美多一点呢,至少每次去教室上课时候心情都能够好点。因为我们第一天来,所以座位都是随便坐,后面班主任会再给重新分,我几个人去的时候就只有后排有座了,从前门进去的时候我仔细看看,别说,我们班有几个女生长还真不赖。我们班男女比例差不是一比一,女生可能要稍微多一。我们坐了一会儿班主任就过来名了,点完名让我们男生跟他一过去搬书。往那走的时候我观察下我们班男生,好多身上都带着痞气,一看就不是啥好东西。我想我这么想人家,估计人家也会么想我。因为我来学校之前特地理了个发,两边全部推掉,后面了个倒三角,左侧还剃了两道鲨纹,就是剃掉两道头发,露出头来,我们这管它叫鲨鱼纹。到了教材那,发现好多班都在那领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班有个人就别班的人吵了起来,好像是有种只剩一摞了,都想抢着要,也是谁也不想下午的时候再来拿一趟我们班那人是个小长毛,跟别班一个穿黑背心的吵了起来,挺激的,俩人互相指着,都摆出一副装逼的样子。背心男那班的男生本都迎了上来,帮着背心男,反我们班这几个就没几个人上去帮长毛,很明显我们班不如人家团。 我当时也没有上去帮忙,一来是看不惯小长毛那样,二来是跟压根就不认识,凭什么帮他出头。可能我们班大多数人都是我这心理,所以只有几个和小长毛原就认识的人上去帮了他,跟背心他们骂了起来。最后两帮人也没打出来,因为老师及时赶了过来指着我们说:“干嘛呢都,谁敢架直接开除啊!”毕竟我们都是生,一听老师喊开除就都害怕了往回走的时候高瘦冲我说:“还除,开个屁,要是打架就开除那所学校早就全开净了。”我跟他我也听过这学校风气不咋好,不了解的不太多。高瘦说他哥以前这里上过,这里的学生成天没事打架,要么就是泡妞。说着他压声音告诉我说他哥在这上的时候的挺吊的,上过的女的有好几十,来这上学的女生比技校的差不多少,上完三年后还是处的寥寥数,而且这里面还包括很多恐龙我有些惊讶的问:“真假啊?”瘦很肯定的点点头说是,别看这女的一个个的装的这么正经,其都骚的很。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不道为啥,我一下子想到了李语彤高瘦还告诉我晚上熄灯后别急着衣服,我问他为啥,他说让我别,反正听他的就行。下午的时候主任给我们重新分了座位,我因比高瘦矮,所以也没能跟他坐一,他跟我们宿舍的那个胖哥坐在一块儿,在最后一排,我在他们面两排,跟受哥坐在了一起,让有些激动的是我前面和后面坐的是女生,前面俩女生长得一般,是后面坐的一个女生长得挺漂亮,而且身高也高,那两条大长腿跟大白腿有的一拼。作为一个长控,我难免有些激动,不过也没太过分的想法,不能对不起于涵。在这里我跟大家吐槽一下,上高中后彻底颠覆了我小学到初中观念,以前都是男生女生一桌,在可好,男生跟男生一桌,女生女生一桌,老师的解释是我们现正处于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男女一桌不太合适。我搞不懂这谁提出来的,真想干死他,不知大家有没有这个想法。我当时一想找她聊天来着,但是想了一下都没想出啥好的话题。倒是一旁受哥无声无息的跟后面俩女的聊起来,而且聊的特别的嗨,给我闷的,我猜受哥就是那种传说中妇女之友。当时我挺讨厌受哥这人的,感觉太娘炮,而且性取向计也不太正常,觉得有点恶心,以我也没搭理他。因为住宿制学不让出去,所以我们寝室晚上一在食堂吃了个饭,吃饭的时候都我介绍了下,介绍完后我感觉就瘦和胖哥俩人比较豪爽,适合做弟,至于其他人,受哥就不用说,从心底里我就没把他当男生看四眼儿有点老实,而且木呆呆的李杨和王帅帅话比较少,可能要段时间才能彻底了解。高中另一比较坑爹的地方就是要上晚自习而且后来开学后每节晚自习都要卷子,痛苦死了。上完晚自习后和高瘦还有胖哥一起回了宿舍,瘦路上的时候说:“你俩看着吧今晚上那个背心男肯定会去打我班的那个小长毛(他们的名字我接用外号代替了)。”我和胖哥他为啥,高瘦说他认识背心男,于那种狠人,睚眦必报的那种,天要不是当着老师的面,背心男定能干小长毛。我当时不信,不也没反驳他,就点点头附和着他回到宿舍之后我们就赶紧洗刷,为我们睡前的时间挺短的,只有十分钟,胖哥和高瘦俩人洗了点果在那吃,问我和其他人吃不吃我说不吃,然后就拿着脸盆牙刷的去了洗漱间。我们这洗漱间有间教室那么大,两边墙上有两排龙头和水池子,中间又横着一个子,按着两排水龙头。我进去后在靠墙的一排找了个水龙头开始漱,巧的是我发现旁边隔着一个是小长毛,小长毛也认出我来了不过看了我一眼哼了一声就别过去了,估计是因为今上午我没帮那事。其实我也有点后悔的,都一个班的,应该上去帮一把的,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班超级团结唉,只能说人长大了吧,心眼子多了。我正低头洗脸的时候,就到一声怒吼,“草泥马!”我靠顿时我感觉身上一凉,从头到脚泼了一身水,紧接着传来的是脸打在硬物上发出的巨大响声。我紧擦了擦脸,就见旁边背心男不道什么时候来的,拿着铁做的那脸盆往小长毛身上狂呼,我认出那脸盆是小长毛的,我身上的水计就是背心男挥脸盆的时候泼的

最强法宝供应商
官方免费下载

最强法宝供应商
怎样

玄幻  |  桑玖

按照陆长生的交代,他从刘大明的侄儿刘流嘴得到这消息的,那晚喝的时候,酒后失态,才一时说漏了嘴,让很多都提前知道了消息,第天上午单位召开的挂职员会议,大部分人心里有数,那会议其实就是了秦书凯开的,因为挂人员的名单是早就定好。田主任的表情铁青的些怕人,朱爱国忍不住头说,老田啊,事情我给你调查清楚了,底下底怎么处理,就看你的。田主任冷冷的笑了一说,在怎说,孙猴子再猾还能翻出如来佛的手心?这个刘大明既然狗包天,我要是不给点厉给他瞧瞧,他就不知道王爷有几只眼。朱爱国着田主任那发狠的模样并不吭声,只是又从烟里抽出一支烟来,慢悠的点上,在朱爱国的心以为,这件事既然已经了这种地步,想必田主应该会推翻刘大明所作决定吧,秦书凯那个愣青肯定是不用再被刘大算计下乡了,不知道田任心里最合适的下乡人到底是谁呢?人生最吸人之处就在这里,在谜没有揭开之前,一切都未知数,正因为所有存的未知,日子才会过的加有滋味,连朱爱国也想到,田主任对此事的终处理结果,远远比他的还要果断,利落,让大明几乎没有任何还手机会。挂职工作,按照委和县委的统一部署,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刘明把本单位的秦书凯报去后,认为那是铁定的实,所以很是得意,也很是风光,那天在党组上,建议秦书凯作为单的挂职,没有任何阻碍通过,让几个副职看到自己说话的份量,所以几天另一名副主任胡长对他显出了特别的尊重同单位为官,都是副职但是,说话的份量是很一样的,有的人说话在把手主任面前那是一钱值,说明主任没有把这人当回事;有的人说话一言九鼎,在发改委,此份量的人现在非刘大副主任莫属了。机关的,别的本事没有,见风舵的本事是一流的。很人看到之前流传的小道息通过党组会变为现实就感到刘大明现在的位是越来越重要。于是,有用心的人,就带上不的礼物,到刘大明家里是汇报工作,其实是希得到关照。昨天晚上,主任胡长贵也到了刘大的家里,向刘大明汇报,下午因为分管科室的务过于繁忙,陆长生不胜任,于是向田主任做汇报,却被田主任批评一顿,希望刘大明出面助,给增加一个人手。么说,那就是告诉刘大,你的马子王娟不上班者说上班不出力,所以人干事情。刘大明很满这样的效果,胡长贵也副主任都向自己汇报工,这才是做领导的感觉他慢条斯理的回答说,胡,田主任说的不是没道理,一把手主任是做事的,这些芝麻小事肯不会问。再说,科室的作,邱科长身为领导,不能整天不干事拿工资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秦凯很快要走,你就要重想办法调动老同志的积性。胡长贵听了这话,里就很反感,秦书凯是弄走的,王娟是你的马,最近几乎看不到人,在没有人做事,不给我加人,反而把棍子打到的头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不敢乱说话,只诉苦说,老刘,话是这说,可是对于邱科长这的老资格,谁能指使动所以只能希望陆长生尽全程熟悉工作,希望他把办公室的所有业务都下来。刘大明知道对胡贵这样的角色要哄着,样才能继续控制在手里就做出一副同情口气对长贵说,老胡,你说的都能理解,可是田主任能理解。当前最要紧的是想办法弥补,指望秦凯是不可能了,邱科长无法指使,只有指望陆生,我想如果给陆长生个级别,肯定能调动积性,很多问题也就迎刃解。哄着胡长贵的同时刘大明没有忘记给陆长弄点甜头,最近一段时,陆长生给他提供了不有价值的信息,作为领要想有威信,要想下属护你,关键的一条就是下属提拔的机会,否则谁还愿意跟在你后面混胡长贵心说,陆长生不很刚被提拔为副科长嘛怎么又要弄个级别?这度也太快了吧。可刘大既然提出来了,他虽然想推荐陆长生,但是想到更好的解决问题途径只能点头说,这是一个办法,你是分管单位人的,就让人事科拿方案,到时候党组会上我肯积极支持。一直小心翼为官的胡长贵,对单位风向的把控是相当到位,现在一把手田主任经不在班,发改委的大小宜几乎都是刘大明一锤音,现在刘大明要提拔长生,肯定得了陆长生好处,反正他又不分管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到了党组会上看看风向说,要是田主任态度很朗的话,自己对刘大明决定自然也是不反对的万事做决定之前,给自留条后路是必须的。此正得意的刘大明哪里会太多,听到胡长贵依附己的决定,心里很高兴表态说,老胡,你说的情呢,你也不要过分担,田主任当时肯定是不解情况,才会当面给你脸子,明天我会去解释。另外,明天我会找陆生谈谈,让他尽快把秦凯手里的工作接下来,折不扣的做好。胡长贵刘大明一副大包大揽的气,俨然把自己当成是改委的内当家了,心里然不高兴,倒也不想多,于是敷衍着说了几句马屁的好话,起身告辞开。又是一个阳光明媚清晨,刘大明上身穿一白色衬衫,下身配一条色西裤,脖子打了一条纹领带,神采飞扬的出在发改委的办公大楼走上。一路上,很多相熟人主动向他问好,他都一回应,身为领导人,些表面工作是肯定是要好的,尤其是亲民这一,连中央领导没事都会基层跟老百姓握手拍个片什么的,自己身为县的一个基层单位领导干,在这一点上也该向中领导看齐才对。进入办室后,刘大明伸手拧了下扣的有些紧的领带,领带戴起来的确是显得神了不少,可就是扣子容易弄的端正好看,老今天一早在家忙乎了半,才把扣子弄好,结果是有些嫌紧了。刘大明说,要是王娟在跟前就了,这姑娘心灵手巧,又聪明,打领带这点小到了她手里简直小菜一,可惜最近怀孕后,就和自己亲热了,还有以王娟到了市里上班后,己想要见一面就鞭长莫了,那么水嫩的一个娘,想起来都有些流口水若不是为了儿子,他又么舍得把小美人弄到市跟自己相隔那么远?头中想着王娟,想着未来儿子,刘大明伸手端起上的水杯,慢悠悠的品一般,很是得意的开始一天的工作,一个男人里有着死心塌地的女人外面有个漂亮的情人,是多么快乐的事情。真着,就听见有人敲门,大明冲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推门进来的人是长生,看起来陆长生今的脸色不好看,他慢腾的踱着步子走到刘大明办公桌前,站稳了脚跟,却又欲言又止

醉君花容笑
单机游戏下载

醉君花容笑
优势升级版

玄幻  |  烟轩琴台

在青岗街一片,已有四个女就这样去了。你说惜不可惜都是如花年纪,家好不容易到这么大刚刚要盛了,硬生就被这精给掐灭了唉!我关这件事,仅仅是这女孩太过怜,还因黄大仙三字。李长给我开的方子里,三味主材一是沉积十年的香,二是百的樟木根三是至少十年的黄仙胡须。两样主材我是有眉的,我觉青岗寺中能寻到。岗诗是建唐朝,虽在特殊时,寺庙被,僧人还。但也有些虔诚的傅偷偷地家中继续香礼佛,有人悄悄把佛象埋地下。八年代重建庙时,还挖了出来说不定也些年深日的香炉被藏了起来持续烧香那不就是了沉积五年的香灰吗?还有百岁樟木青岗寺中有三棵,时候我经在那树下种子玩,进入树下那樟木特的香气就漫在空气,甚是好。最没有目的就是黄大仙的须了。普的黄鼠狼然少见,多花钱还能买得到,但这五年的黄鼠就难见了就是你肯钱,都不道去哪儿到。你要道,狐百成妖,黄狼五十年妖,都成成精了,再想抓到自然没那容易。所听到这师谈起,自是格外关的。心中稍有点惊,并且关怎么抓这妖了的黄仙,我也法子,这子是李长教我的。面我忘记了,李长除了教我方之外,送给我一书,叫《蛊通神方,一看便古老得很黄黄旧旧他说是去疆学术交时,意外到的,当我也没太意,但偶晚上睡不觉时,随翻翻,却它吸引住。那本书体上分为蛊、健体风水、御、阵法五,感觉很都是无稽谈,没有么营养,是其中的体篇,我得还是值一看。找大仙有了眉目,我心里顿时是一松,心变得活多话起来一路上与师傅相谈欢,同时里也盘算了抓黄大的法子。知不觉地不知什么候就睡着。等师傅我叫醒的已经进了了,他问大约还有久到,要提前告诉,他好减。我朦朦胧地看了手机,凌六点了,概还有半小时天才亮。我家在的村子叫梅竹村据说在我爷那辈,里就种满梅树与竹,几乎家户户房前后,不是树就是竹,特别好,在我的年印象里白色的雪压在红色梅花上,有竹林间那真是唯之极。这是村名的来。整个子是一条长的带状地,带状地的两边是长长的流,婉转过,流入江。一到天,河里是荷花荷,荷花主是红莲与莲两类,白荷花点在绿色荷间,美不收,小时,我们就那荷叶制衣服,把己装扮成吒的样子下雨天,用荷叶当伞,回想来宛若昨。村里早就修了水路,出租在水泥路行驶了大十分钟,便让师傅了车——家了——塘行政村竹自然村。我看见里的灯亮,因为提跟妈妈打招呼,估她正熬着汤,在等我回家吧说起来,对妈妈的情比较复(用精神析的眼光,其实所母子关系挺复杂)复杂在哪呢?那就既因其得,又因其伤。我跟妈的关系如果用非深情的语,可以这写:受尽难的妈妈非常爱我姐弟四个为我们这个孩子,可以牺牲切,把我看得比她生命都重,妈妈就那蜡烛,烧了自己点亮了我。这也是种真实,个角度看还有另一真实:一女人,因丈夫那里不到情感满足,转将全部的神,寄托四个孩子上,从而成了强烈共生关系这种关系一种爱,是一种束,也是一控制。让子一生都在“让妈过得更好的阴影之,而不是何让自己人生活得好。这第种是心理病因式的述,可能多人都觉过于冷酷不符合我传统的孝文化,但家族传承展的角度说,如果个妈培养孩子,孩的能量不花在让自活得更好,而是将量消耗在何让妈妈得更好上那么,这妈妈的爱是一种不康的爱。然,我这说,并不不爱我的妈,相反常非常爱在路边看比较可怜老年妇人我会想,妈妈曾经为我吃过样的苦,自己吃好的食物时我会想,妈妈可从没有吃过种食物。事相生相,有正必反,爱也。我小时写作文,这样写过妈妈:我爱我妈妈但又不愿近我妈妈她头上就像有一朵云,云下雨倾盆,靠近她,不可避免被淋透全,心情压。在学习理学之前我为我曾写过这样大逆不道而深深自。学过心学之后,反而为那的我高兴高兴于那我孩子的能感觉是此敏锐,感觉便深地觉察到我们母子系的本质又对自己此真诚,一说一,想成年之,受制于种道德,自己的感反而不真了。不说个了,这过于复杂懂的人自会懂,不的人,恐深不以为。我推开,看到堂的白炽灯亮着,就我推开门时候,妈的声音从室传来,是小东子来啦?我答说,妈,是,是回来啦。接着,便到妈妈走来。白炽管幽白的光下,是个陀背的老太太。留着革命代的齐耳发,身上深蓝色的衣棉裤,比于我春离家时妈的印象,刻的妈妈发更多了似乎又更了些。我眼角便是酸,妈妈一生,真吃了太多苦,而得的回报又少。妈妈了指旁边脸盆架子让我先洗脸——脸里的水是的,不一儿便从东的厨房里出一碗香喷的鸡汤工米面条我接过来狼吞此咽吃起来,是真的饿,先前急赶路还不得,闻到这香味,饿劲儿一子涌上来风卷残云一会儿就荡一空了我跟妈妈聊了一会主要是聊村里我熟的人的发近况。又了下我接来的计划之前在电里我便跟妈说,这我们无为城有项目我是过来开发商开的,顺便回家来,司事情不紧,我就着出去找前的同学友玩玩。还特意谈了我要去看毛小林毛小林是的初中同,还做过年同桌,那时我们关系一般,后来他中未读完缀学了,没再联系后来我妈在龙岩拾,恰巧缀的毛小林是跟着他爸也在龙拾荒,那毛小林帮我妈妈很忙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平台怎么下载

庄生晓梦迷蝴蝶之前世今生
电脑游戏下载

玄幻  |  夏榆

砰!这一脚爆发的力量,直接紧闭的隔间门撞开,也让她们清了隔间里的一幕。季幼青双颤动了一下,在林璇差点昏倒前,及时道:“快叫救护车!不容置疑的命令,挽救了林璇弱的神经,她向后退了几步,手颤抖的在身上摸自己的手机季幼青紧咬着自己的下唇,直撕烂了自己衬衣的下摆,快速蹲在穿着校服的女生面前,脸阴沉得可怕的在她手腕伤口的方用撕下的碎衣料紧紧扎了起。身后传来脚步声,林璇的声也随之而来,“我、我已经打急救电话,还、还报了警。”她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季青视线轻移,落在了女生另一手中的裁纸刀上。人早已经昏去了,手腕上的伤口有些凌乱也不知道她是试了几次,才终割断了血管,皮开肉绽的样子看着都疼。‘怎么就下得去手’季幼青盯着伤口,眼底仿佛一团火在烧。北阳市第三人民院,是距离北阳一中高中校区近的医院,步行都只需要分钟右,开车的话只需要四五分钟救护车会更快。每一所医院,忙碌的地方,永远是急诊科。三人民医院有单独的急诊大楼即便扩充了急诊的医疗资源,这里依然人满为患,护士站的士们都忙成陀螺。“今晚?今我不知道几点下班。”一名穿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男护士装高大男子,正忙里偷闲,靠在门外的柱子上打电话。他的身在人群中很出挑,目测有一米五以上。此时,他颀长的身体斜靠在柱子上,显得有些散漫他低着头讲电话,看不清他的,但是声音却是如今很多女生欢的那种男声。就是那种可以拟男友哄睡软件里声优的声音非常有磁性,还很撩人。在他边人来人往,带着病容,步履匆,都会因为恰巧听到他的声,被吸引得侧目看一眼。“什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当然你请我啊,你不知道我为了表心,已经把卡上交了吗?货真实的穷光蛋一枚。”‘滴呜—滴呜——滴呜——’救护车的音蓦然闯入。男子立即站直身,对电话里的人道:“我这边有事,先挂了。”那边的人似还在喋喋不休。男子又急道:好好好,到时候你来接我。”完,也不再管对方说什么,就接挂断了电话,抬起头来。当抬头的瞬间,救护车也停在了口。车门迅速打开,里面跳下几个人,其中有随车的护士,有医生。剩下一个,就是衣服染血的季幼青。下车的时候,幼青是背对着外面的,为了给架让步,她连向后退了几步,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钰也没料到,这人突然退后,仅挡住了他上前帮忙的路,还到了自己的手臂,害得他正在兜里揣手机的手一松,手机掉水泥地上,直接把屏幕都给摔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背被碰撞的感觉,让季幼青浑身绷,转身退后。她看到了弯腰起手机的男人,在他起身抬脸时候,也看清了他不亚于明星长相。对方也与她对视了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将摔烂手机揣进兜里后,就上前帮忙起担架冲进了急诊科大楼。这切的发生不过就瞬息间,快得人猝不及防。季幼青‘抱歉’话,已经到了嘴边,又因为对的离开而不得不咽回去。‘下有机会再说吧。’安慰了自己句,季幼青紧抿着唇追了上去林璇留下通知学校领导,还有合丨警丨察的询问,她则陪着腕的女学生来了医院。“让开开,快让开——!”一路上都争分夺秒,急诊科的病人们纷让至两旁,给他们腾出路来。曾相识的情景,让季幼青脑海快速的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个时候,她也是这样一路追着看着了无生气的人被推进了抢室。而当时的结果是残酷的,天呢?季幼青追到了抢救室外这里没有太多人。她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等待。从发现到抢,她的神经高度紧绷,直到现,她无法再贡献什么的时候,才像浑身脱力一般,靠着冰冷墙壁缓缓蹲下。她的手上,衣上染了不少血迹,血腥气一直刺激她的嗅觉。季幼青双手抵额头,将整张脸埋在双臂形成阴影之中,她知道此时此刻自的状态很不好,很不好……可,她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四周冷的潮水将她淹没。“我的女啊——!”撕心裂肺的叫声,有急促的脚步声,将即将陷入冷潮水中的季幼青拉了回来。抬起头,撑着墙站起来,有些红的眼睛看向朝这边跑来的中妇女,在她身边,还有学校的导。“季老师,现在情况怎么?”学校的领导一眼就看到了,急忙问道。“……还在抢救”季幼青的脑子还有些迟钝,是下意识的回答了领导的问话她刚来学校不久,对学校领导不熟悉。努力转动自己变得迟的大脑想了想,才将眼前的人上号。赶到医院的学校领导,行政部门的主任,已经不带班,基本上都是在做行政后勤类工作,姓杨。跟着杨主任一起的中年妇女,还在嚎啕大哭。主任点了点头,脸色十分难看在学校中发生这种事对校誉是不好的,现在丨警丨察都还在校里做询问,很快也会派人来院这边看情况。事情发生后,校立即联系了女学生的班主任又很不巧的她的班主任正在外学习,年级组长那边也脱不开,最后就只有他来了。至于学的母亲……查了出事学生的资,给她母亲打了电话,才知道母亲就在学校附近的超市上班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将事情诉了学生家长后,两人就匆匆了过来,也是在医院门口遇上。“……你个死丫头,怎么能出这种事?还有没有点良心?真死了,要我和你爸怎么办?起去死,好陪你吗?你这个不心的死丫头,你是想要气死我啊啊啊……”女学生的母亲,个中年妇女跪倒在抢救室门口哭得撕心裂肺,伤痛欲绝,双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衣领。杨任是男人,想去拉一下,安慰下,又有些不方便,只能看向校新来的年轻女老师。可是,他回眸看过来的时候,却只看这个女老师靠着冰冷的墙,眉微微蹙起,眸色沉沉的看着学家长。“季老师?”杨主任喊一声。季幼青回过神,转眸看他。“病人家属控制一下情绪这里是医院,不要大吼大叫,响到其他人。”路过的护士提了一句,又急匆匆的去送药了“我女儿都快死了,你们都不我哭,怎么那么没人性啊!”年妇女哭得更大声了

总裁大叔轻轻宠
指导攻略

总裁大叔轻轻宠
玩家分享

玄幻  |  莫凛寻

一些列的检查,我都麻木地配合着,根本在意医生说什么。孕低先兆流产,必须要床静养,注射黄体酮再吃保胎丸。孩子算保住了,庄逸阳要求必须马上回阳城,那的医疗条件比这边要很多。“为人子女,爸这情况,我能走吗”我冷冷地说,既然不肯帮我,就不要来涉我的生活!庄逸阳起来,走到我的床头下腰,高大的身影给形成巨大的压力。“们之间所有的合作都于这个孩子,如果这孩子没了,你就会知我比杨瑞狠多少倍?以乖一点,懂吗?”凑在我耳边,气息滚,话语却狠绝。让我意识地哆嗦了一下,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够让庄氏集团在三年翻了一番,就不是心手软的人。“明天走可以吗?让我跟他们别一下!”极强的求欲,让我妥协了,我是独身一人,我还有母。庄逸阳同意后,离开病房,我也没有望他能够陪我,毕竟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孕育孩子的工具。梅姐倒是安慰了我几句来来回回也就是庄逸对我已经是够特别,好的。这就是好?就特别?虽然我承认他次帮我,后面就会被爸接着逼迫,但是那候他身体好一些,我不会这样被动!谁知他走后没多久。我妈推着我爸来了,坐着椅,他死死地盯着我“不许跟他走,必须打胎!我林海这辈子不会让人戳脊梁骨!在离婚前,就怀上他孩子,你还要脸不?我爸一边说,一边咳着。医生一再强调让不要再生气,可眼下么办?“爸,医生这点都下班了,明天好好?”我只能先哄一是一时,实在不行等就离开临城。“我让妈给你买了药,你吃去就好!”我爸猜到的打算,直接让我妈药送到我嘴边。不,不能吃下这药!梅子出去给我买饭,现在房里就我们三个人。刚刚见红,身体正虚,根本不是我妈的对。只能死死地咬紧牙,我坚决不肯吃下这。我妈使劲抠我的嘴拧我的胳膊,一边哭边劝道,“好雯雯,你爸的。我们不能看错一次又一次,那个人给不了你幸福!”们说得都对,但是这子得活着。不仅是因庄逸阳的威胁,还有这个当母亲的心愿。怕日后再也见不到他我也希望他活着。“这混孩子,爸妈都是你好,你吃吧!”我将我嘴唇牙齿都抠流了。我流着眼泪,拼地摇头。“谁准你们我的孩子?”庄逸阳步走过来,将我妈拽,力道之大,直接让妈摔倒在地。我爸着地要扶我妈,从轮椅跌下来了。我妈又爬护我爸,老两口就抱一起哭,我也跟着哭“林靖雯,你联合外打你妈!你这个逆女”我爸喊着直接吐血晕倒了。我妈的哭喊,医生的怒骂声,我被紧急再次推入手术。一个小时,医生下两次病危,第三次宣我爸死亡!“不,不!”我跌坐在地上,么会这样?手术都已六天了,为何还会这?医生给出的解释是爸从轮椅上跌下来,脏出血,他们尽力抢,还是无法阻止死亡等于我爸是被我害死,我所做的一切努力是为他能够活下来。都是你,你怎么不去!”我妈抓着我头发把我往墙上撞。头被得发蒙,剧烈的疼痛我心里却是很痛快。死我吧!我就是这样打,气死自己的父亲活在这世上都是多余我真要是被这样打死也算是一种救赎。梅姐很快就阻止我妈,我抱在怀中,“阿姨雯雯的伤心难过比您要多,您难道真要逼自己女儿吗?”我无地流泪,其实我妈何不知道,但是她需要泄,需要找一个怨恨对象才能活下去。我意做她怨恨的对象,要她好好地活着。谁道我妈捂着心口,直挺地倒下去了。又是阵手忙脚乱,我妈心病爆发,医生建议马做心脏搭桥。银行卡有离婚时的一百万,立刻同意做搭桥。三后,我爸出殡,我妈禁止我出现在葬礼上否则她立刻自杀,让滚回阳城,此生不再见!我是被庄逸阳强带回去,在我爸出殡前一天回到阳城。坐飘窗上,看着外面的空,我一言不发。不不喝不睡,更别说吃么保胎药了。如果就样死去,是不是就可赶上我爸,求得他的谅。我握紧手中的刀,隔开血管,看着喷的血,希望流得快一,再快一点。不疼,点都不疼,因为我已感觉不到疼痛。渐渐眼前有些晕,这是死的感觉吗?这辈子算比较失败了,老公算我出轨,爸爸被我害,妈妈不要我了,活确实没什么意思了。被踹开,耳边传来庄阳愤怒地吼声,“如你敢死,那么你妈跟一起死!”不,不能样!可是我已经喊不来任何话!再次醒来时候,就看见庄逸阳眼布满血丝,犀利地着我,“你爸是因为要你生下这个孩子而,如果你要恨,就恨!这是我最后一次警你,对我的孩子好一!”对,这一切的起就是他要我生下这个子。我爸才会被气得口崩裂,否则怎么会下轮椅就肝脏出血而!“我恨你!”我恨逸阳不肯婉转一些,我爸病好了,再说实,那这一切都不会发!可肚子里,偏偏是的孩子!这个孩子,历几次波折,居然都在。他跟我一起去听胎心,看了胎芽,也是第一次做父亲,他起来比较激动。而我着肚子,却没有这份悦,我爸刚刚去世,为这个孩子。但是那命同体的心跳,却拽着我的心。“孕妈妈注意自己心情哦,宝非常好!加油!”做B超的医生看我心情不,鼓励鼓励我。我微点头,表示知道了。宝真的很坚强,经历么多,我会好好保护。哪怕是为了我妈妈我也会生出来,庄逸绝对是说到做到的人我努力地吃,努力地觉,但却不跟任何人话,包括庄逸阳。我无表情地看着他在那火,掐着我的脖子,后也是无力地放下。是从这天开始,只要逸阳在阳城,基本上是在这房子里睡的。靠近我的床,我就大大叫,攻击性十足,畏惧地跟他对打。“不会伤害你,放轻松些!”庄逸阳慢慢地住我,声音里透着从有过的温柔。我先是愣,接着就狠狠地咬他的肩膀,血腥味充着口腔,我也没有松。是他害死我父亲,吃他的肉,喝他的血